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轰咔~!”



惊雷震天,乌云狂卷,是在跨海飞船继续航行的第二天,雷劫的余威似彻底散尽,荒海又恢复了原本变幻莫测的天气。



飞船临海船舱的上层某个房间,刘攀神情专注,感知尽出锁定着面前黎松的肉身。



黎松依旧没有转醒。神魂重伤非是寻常,识海碎裂更直接伤及了神魂本源,若无意外,即便如今的黎松能够醒来,在很长时间内他也无法轻易动用任何与神魂层面相关的力量。



邪灵尸气依旧在黎松体内肆虐,刘攀所感知到的,由内及外,不出三天,黎松的肉身便会被邪灵尸气给侵染透彻。



当然,之所以能侵染得如此迅速,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黎松从始至今都没有做出任何有效的抵抗。



事实上,黎松此刻的肉身在本质上已经有了改变。在其体内,原本强盛的生之气息正在衰竭,属于魔灵鬼尸的气息正成为主导。这明显的尸化痕迹,不过隐而不露,外在依旧是普通人的模样。



翻阅过众多与魔灵鬼尸相关的历史古籍,如今的刘攀已不再是在一片黑暗中摸索。



对于邪灵尸气的侵染,历史古籍上有明确的相关记载。刘攀很清楚,如今的黎松外表之所以还未显露出魔灵鬼尸的痕迹,其根本原因是少了一个引子,让邪灵尸气彻底活化的引子。



日月精华,这在被十数个阵法屏障封闭的房间内,即便存在,那也有限。



刘攀思索着,感知力落在黎松识海内的神魂体上。现如今,邪灵尸气侵染,黎松的识海也变得暗沉,神魂本体上更萦绕着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就总体而言,这是刘攀目前所观察到与他自身魔灵鬼尸化后最大的不同。



邪灵尸气会侵染神魂?的确,在与魔灵鬼尸相关的历史古籍上有这样的记载,然而,至此亲眼见到后刘攀才惊觉一个事实——他自身的神魂本体似乎并没有受邪灵尸气的侵染。



身为魔灵鬼尸,却拥有一个不“配套”的神魂?刘攀脑子有这样的念头闪过。



而在又一次检查了自身僵尸化后的状态后,刘攀的注意力落在了自身丹田内的元婴上。



暗金色,这不是正常元婴应有的颜色。如今,以刘攀的感知力是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的元婴已被邪灵尸气所侵染。



不过问题的关键,元婴虽是汇聚自身元力的核心,但同时也蕴含着部分的神魂之力。



自己的神魂之力是否会被邪灵尸气所侵染?



刘攀带着疑问深入感知,最终得到了一个既定的事实——他的神魂本体不受邪灵尸气的侵染,但神魂本体所延伸的神魂之力却无法幸免。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刘攀思索着自身神魂的特殊,心中诸多猜测第一次有了些许的依据。



然而,这不够,因为这还不足以让他理出任何可以解决问题的头绪。



魔灵鬼尸,自己并非是一个纯粹的魔灵鬼尸?最终的问题还是回到“神魂特殊”的本质上。



前方迷雾,没路,找不到路,甚至没有退路……



思绪偏转,良久,刘攀看了看黎松,在确认其短时间内不会生出太大变化后,身形一动,从房间内消失不见。



飞船顶穹,刘攀的身形刚一站定,叶清便瞬移来到了他的跟前。



“大哥。”叶清开口,先一步招呼了刘攀。



刘攀点头,没有任何耽搁,抬手比划着身前的一小片区域,道:“在这儿布置一个阵法,尽你所能,要能对外隔绝所有的气息。”



叶清微愣,而后点头,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但却发现刘攀似很匆忙,转身就要离开。



而最终,叶清也只张了张嘴,到嘴的话他并没有说出口,就那样定定的看着刘攀离开了飞船顶穹。



深深的呼了口气,叶清抬眼四下瞧了瞧,他是不知道刘攀为何要让他在这里置一个阵法,不过刘攀既然已经开了口,那他便没有拒绝的道理。



说到底,叶清其实很好奇刘攀究竟在做些什么,以及关于黎松的现状,只是出于某些顾虑,他一直不曾开口询问。



两天一夜,除了最初刘攀从那房间出来告诉他不要继续破阵外,这是叶清第二次见到刘攀。至于刘攀所处的那个房间内的状况,叶清一无所知。



原本,叶清是有隐忧,毕竟一切都只在表面,对于天行者的思绪他根本看不透彻。



而如今,刘攀主动吩咐他布阵的事宜却是让他明白,很多事情即便他不问,恐怕也很快就会摆在他的眼前。



没有太大的改变,此刻叶清心底最大的安慰莫过于此。



布阵,九阶束龙困杀阵。这是叶清此刻所能想到能布下且能满足刘攀所提要求的阵法。



强悍无比的困杀阵,不过刘攀所需要的只是封锁气息,且还只是一个几丈长宽的地方,这倒是省了叶清不少麻烦。



不到两个时辰,阵法布置完毕。而事实上,以如今叶清圣境强者的实力,布置这样一个简化不知多少的困杀阵那是手到擒来,分分钟就能搞定,之所以耗时近两个时辰,那还是因为刘攀话里的“尽你所能”四个字。



完成了阵法的布置,叶清也没再在飞船顶穹上耽搁,毕竟刘攀没说过这阵法什么时候会用,如此原地傻等着那是真的傻。



思虑良多,最终叶清是按刘攀在此次飞船航行最初时的吩咐,回到了飞船驾驶舱。



两天时间转瞬即逝。



是日,变幻莫测的荒海天气,狂风忽的骤歇,骄阳蓦然冲破云层。



跨海飞船驾驶舱内,原本正闭目凝神的叶清忽的睁开双眼,而后其身形一动,再次出现在飞船顶穹。



海风静谧,天温回暖。



自几天前圣境强者的威压爆发,掌舵者又在那之后严令警告后,飞船顶穹是再没有其他修士上来闲逛。



叶清抬眼,目光落在了他之前布下的那个阵法之上。驻足片刻依旧在迟疑。虽然目光看不到,但叶清很清楚,此刻刘攀与黎松就在这阵法之中。



因为就在之前片刻,叶清是清楚的感知到刘攀提溜着似在昏睡的黎松进入了阵法之中。



犹疑,而就在叶清挣扎着究竟要不要进入阵法内的时候,刘攀的声音忽的从阵法中传了出来:“想进来就进来吧,看看也好,就当是长长见识了。”



叶清闻言身形微震,而后呼了口气,抬脚进入。



阵纹如水波微潋,下一瞬刘攀与黎松出现在了叶清眼中,而后叶清愣住。



“吱悠~”



躺椅轻摇。刘攀看了眼愣神的叶清,什么也没说,只等他自己回神。



“大哥,这是……”终于,叶清回神,看了看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黎松,目光最终是落在了躺椅上的刘攀身上,话语中嘛事是惊疑与不解。



“想知道?”刘攀开口,话语上扬,其身下的躺椅摇晃戛然而止,眼中也忽的有了些许莫名的神光。



一瞬间,叶清身体微缩,浑身寒毛炸起,只觉似被洪荒猛兽盯上,莫名的恐惧加身,就连呼吸似也变得不顺畅起来。



定定的看着刘攀,叶清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竟忽觉眼前之人竟如此陌生。



沉默,压抑,良久,叶清目光微动,而后整个人却又莫名的放松了下来。



看着刘攀,叶清忽的一笑露出大白牙,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想。”



片刻的沉默,刘攀收回目光,摇椅的“吱悠”声再次响起,道:“之前的那些暂且不提,但现在,有些不太好的预感始终萦绕挥之不去,未来可能是绝路,你确定你还要跟着我?”



叶清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甚,又一次点头,道:“说实话,结果如何,从之前那一刻开始我已经不太在意了,不过,我还是会选择相信你。”



“相信?呵。”刘攀又一次看向叶清,有些自嘲的一笑,道:“说实话,真到了末路,我自己都未必会相信自己,你还会相信?你哪来的底气说这话?”



“反正我就是相信。”叶清笑着,回答的内容蛮不讲理。



而同时也就在这一刻,叶清似彻底放开了自己,身心舒畅下竟不再跟刘攀客气,随手从自身储物戒指里掏出了一把躺椅大咧咧的躺上去摇了起来。似刘攀这个天行者又同时是魔灵鬼尸的存在已完全压不住他了。



刘攀见状无语良久,而最终他还是开了口,道:“说实话,原本我是打算是把这玩意儿给你让你离开的,毕竟,在刘狂身边也还算是安全,可,听你之前的表态,我觉得……”



说话间刘攀是从自身储物戒指中掏出了一块腰牌单手搓了搓,脸上的神情犹疑不定。



而这瞬间,叶清整个人都在躺椅上崩直了,随即猛地坐起,愣愣的看着刘攀手中的牌子,只觉思绪在这一刻都好似都要凝固。



“六”字腰牌!象征万宝楼(天宝阁)第六位副楼(阁)主的身份腰牌。



“你打算把它给我?”叶清咽了口唾沫,回过神来整个人都不自觉的有些哆嗦。



“可你好像不想离开。”刘攀有些遗憾,说话间是准备再把那腰牌给收起来。



“我……额……”叶清张嘴,支吾了半天,却愣是没说出一句有完整意思的话来。



刘攀笑了,将那塞进储物戒指一半的“六”字腰牌又给掏了出来,直接丢给了叶清,道:“收起来吧,什么时候想走都可以。”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六”!
穿越到自己的小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