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少走不平路!


     出了长真大殿,走在了一幽僻小道上,姬从良方才勉强控制住双腿不在颤抖,缓缓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露着松鼠牙说道:“黄辰师弟果然好气魄,在这丹丘峰大弟子威压下依然能不卑不亢,单论这份胆识可真叫为兄我汗颜啊!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啪啪啪~”



说罢,姬从良面藏深意,看准时机大力地拍了拍黄辰背部,只见黄辰受到拍打突的僵硬了身体,脸部渐渐扭曲,对着姬从良轻诉不可言说之语,一瘸一拐地走向了一旁的巨石边。



背靠着巨石,扭动着全身筋骨,顿时噼里啪啦一阵骨响,长舒了一口气,黄辰这才顿感轻松,缓缓将道袍脱下,轻轻一挤,顿时水如雨下。



“嗨!果然也都湿了啊~”



姬从良看着黄辰百般酸爽模样也是嘿嘿一笑,一时间猥琐之气油然而生。



原是黄辰接下了魏伯严的心火,但那份来自命台境界的威亚却是实打实的,即便魏伯严只是侧漏了一点点威压,但却已如一座小山压顶,足够让黄辰喝上一壶。



这才导致黄辰一时筋骨酥软,当然这也是黄辰快速离开长真大殿的原因,毕竟再不走就要给魏伯严跪下了。



而姬从良亦是看穿了这一点,方才用力拍打黄辰,不过这几次拍打却是蕴含特殊劲力,此般劲力在黄辰背部几处大穴游走,顿时助黄晨疏通了一番筋骨。



如此快准手法,没有对肉身的足够了解及劲道的完美掌控是万难做到的,也是让黄辰暗叹姬从良修为高深。



“多谢姬师兄!刚才师弟妄言了,还请师兄莫怪!”



“哪里!哪里!你小子已经很不错了,想当年我刚开窍时初见崔嵬大师兄,那是直接瘫软在地,丑态尽出啊!几乎差点尿了裤子!”



姬从良也是没把黄辰当外人,就连自己的糗事也乐得分享。



“不过言归正传,此番你没有狮子大开口多要些丹药,主动退了一步,那魏伯严师兄自是看在眼里,你小子算是被他给记住了,那丹丘大师兄的一份人情可是无价啊!”



姬从良说着说着便开始砸吧砸吧嘴,小眼里止不住的发出精光。



黄辰听此也是淡然一笑,这姬从良虽是跛足猥琐模样,但却把事物看的分明,道出了黄辰此举目的。



纵然那魏伯严让黄辰漫天要价,黄辰也是决计不会如此做,虽说哪怕黄辰要上百八十斤的极品元丹,那魏伯严怕也会二话不说的将丹药立时奉上,但此举便是太过不识抬举了。



如今黄辰自己主动退了一步,只要了些灵树种子,那么情况便反转,轮到丹丘大弟子欠上黄辰一份人情了。



“姬师兄说笑了,托您的手段已经多换了范统不少灵丹了,黄辰已经知足,更何况若是真要来了那些高阶丹药,只怕师弟我现在的身子骨还消受不起啊。”



“你又谦虚了不是!刚才运劲为师弟疏通筋骨,却是发现你这副肉身可谓是如钢似铁!明气境中我还从没有见过有人能达到如此地步。可是在那藏经洞愿池中得了什么厉害的练体功法!”



“藏经洞?愿池?那是什么地方?”



“乖乖!我的好师弟,你入太虚门也该有些时日了,怎么连咱们太虚门三大福地秘境之一的藏经洞都不知道?”



“不瞒姬师兄,我虽然入门一年有余,但对宗门的许多事物还不甚了解。”



黄辰也是汗颜一笑,心中却是苦涩,那守山道人可没空给他普及宗门知识啊。



“也罢!师兄我就给你好好说道说道!我太虚门素有三大秘境,一为灵隐山,二为藏经洞,三为天星太墟城。之所以在前面加上福地二字,就是因为太虚门人进了这三个地方就有机会撞得福缘。天星太墟城自是不用多说,城内那是太虚元气最为充沛之地,道器钟声荡漾,向来是掌教至尊和各脉掌峰及一干德高望重的宗门长老修炼场地,能入此城,修为自是一日千里,还有机会得到宗门前辈的指点,可谓可遇不可求;至于这藏经洞,顾名思义,乃是我太虚门藏经纳典之所,各脉功法及历代宗门长老弟子所创功法都记录在内,我太虚门弟子都可在开窍之时进入藏经洞一次,获得一门功法,不过至于能获得怎样品阶的功法就要看自身机缘了;至于最后一个福地灵隐山……”



正当黄辰听的起劲之时,姬从良却是停了讲解。



黄辰也不困惑,而是随着姬从良往身后看去,果然有三个身穿正法二花道袍的年轻修士悄然从背后冒出,对着黄辰似有合围之势,看来是来者不善。



“你就是黄辰?跟我们走一遭吧!”



只见一人对着黄辰开口说道,语气颇有盛气凌人之感,不容他人拒绝。



原是殿中几人在听到黄辰消息后便兵分两路,一路前往正法峰汇报,一路在殿外等候,择机出手擒拿。



毕竟这太虚门早有法规,严禁弟子私下斗法,虽说这几年门规被正法峰把持,渐渐失了法度,但依旧不能太过火,明目张胆擒拿黄辰。当然这也是怕黄辰出现的消息走漏风声,毕竟可不止一双眼睛盯着黄辰,若是修为高出一头的师兄前来搅局,那冯虎的奖励自然是落不到自己头上了。



不等黄辰开口,姬从良已对着三人笑着说道:“原来是正法峰的三位师弟,你们从丹丘大殿起便一直跟着我们二人,直到此处才现身,不知是找我黄辰师弟有何要事?”



“你就是姬从良姬三千?我杨才入门时日虽短,但也从师兄的口中听过你的传闻,靠着宗门怜悯方才能入门的残疾?没想到你竟然有朝一日也能身披三花,当真可笑!”



“我等乃是奉冯虎冯师兄的旨意前来捉拿黄辰,与你无关,命你及早离去。如若不然,可别怪我等出手无情,让你再添道残疾。”



这三人虽然仅仅身穿二花道袍,却是一点也没有将身着三花道袍的姬从良放在眼里。



这里素有宗门派别正法峰的优越感,也有世俗人间骄子对残缺跛足的轻视。



姬从良听此也时不恼,似这番话语他已听过太多遍,依旧笑盈盈道:“嘿嘿!是吗?我倒是很想看看你们究竟有何手段。”



说罢,已然是站在了黄辰身前。



“姬师兄,何须你出手,就凭这几人还奈何不了我!或许他们还不知道当年冯虎想拿捏我却自取其辱的事。”



黄辰一边说道一边暗想:“果然我一出道虚峰,这冯虎便会想法设法找到我。”



“就凭你也配冯虎师兄亲自出手,真是笑话!莫说是当你,就算他姬从良也不配!火蛇之术!”



一声长笑后,杨才便朝着黄辰袭来,欲要擒拿!



黄辰见此毫无畏惧劝退了身前姬从良,自己迎敌而上。



只见那人右臂犹如一条灵动之蛇,伴有火焰,攻向黄辰,准备一举碎裂其肩,趁势擒拿。



黄辰却是迟迟未动,而是在火蛇袭来之时猛然抬手,将火蛇擒拿,死死拿捏手中。



“我的手~”



巨大的劲道瞬间从手中爆发,只听得咔擦一声,火蛇瞬间消失,伴随而来的是杨才痛彻心扉的惨叫,回过神时杨才发现自己手臂已然被折断,随即发出一声尖叫晕死过去。



“怎么会!万物蛇难缠,而杨师弟的火蛇之术乃是凝暴躁的火元之气化作蛇形,结于手臂之上出手擒敌,已经炉火纯青,灵动异常,当是万难挣脱!但这黄辰不仅没有被焰火所伤,反而出手极快,瞬间以极强劲道将杨师弟手臂折断,这绝不是一个刚开窍入门弟子该有的实力!”



就在二人尽皆震惊之时,黄辰却是主动出击冲杀而来。



“你们在想什么?白虎衔尸!”



一声虎啸猛然将二人唤醒,瞬间使出术法抵挡。



“土壁术!”“冰盾术!”



“太慢了!”



白虎速杀,土壁冰盾之术还未成形之际已被黄辰杀至身前。



砰砰二声,白虎之拳结结实实打在了身上,直接让二人口吐鲜血,瞬间失去了一战之力。



“黄辰!你竟然敢出手伤我三人~”



这三人都是正法峰弟子,皆是刚迈入凝气境界,能调用自身元气结成术法御敌。



本身实力已然不弱,在同阶凝气修士中也能站得住脚,可惜他们遇到的是黄辰,加上开始时的轻敌,致使瞬间落败。



“你们滚回去告诉冯虎,不用他来找,日后我自会去寻他。”



“黄辰,今日你伤我三人,他日必定双倍奉上!哼!”



余下受伤二人见黄辰实力强劲,自身亦是失去了一战之力,也是彻底认清了局势,连忙带着昏倒的杨才悻悻离去。



“黄辰师弟,你此番出手是不是重了些?”



“重吗?不重。”



黄辰淡淡说道,与姬从良相视一笑,接着道:“姬师兄还是继续给我讲讲这第三大福地灵隐山吧。”



姬从良也不多言,接着给黄辰讲解道:“这灵隐山黄师弟已是进去过了,不说这是进我太虚的门路,在内亦是有一番机缘,但这机缘却是各凭造化。不瞒师弟,我曾经不过是一小厮,阴差阳错作为随从陪少主参加这入门试炼,但没想到少主未通过试炼,反倒是我这跛瘸之人侥幸入了宗门。而我能入宗门全有赖于山中那位仙长,若非他见我心性甚坚,只怕我此身无缘入道门。”



说到此处,姬从良一直带笑的面容却是罕有的出现一丝苦涩,想来是回想起了过去种种,片刻后长叹一口气接着道:“师弟,我曾想拜入那位仙长门下,可惜仙长说我与他道虚一峰无缘,而是让我入了钟鼎一脉,自此便再也无缘得见仙长。今日见了黄辰师弟,还请师弟为我带句话,就说小辈姬从良从未忘记山上之言!”



灵隐山上的仙长自是说的守山道人,而灵隐山没有守山道人的准予,太虚门人一生只能进一次,那么只要守山道人不愿,姬从良自是再也见不到。



黄辰自此终是明白了姬从良出现在身旁的原由,不由一问:“不知姬师兄当年所说何言?”



姬从良露出门牙一笑,没了猥琐,轻轻说道:“我身是跛足,脚下尽是颠簸路。不恨路难走,只愿世人少走不平路。”
第五十五章 少走不平路!
争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