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通灵宝鉴

通灵宝鉴,通灵鉴宝,追踪寻源。

天地万物,世间异宝,无不可鉴,无不可循。

陈少君眼前一晃,‘看到’那通灵宝鉴之上,那白云散去,宫殿退开,然后浮现出了一个青色古玉。

这青色古玉,通体碧青,表面刻着一个头尾相连的鲤鱼,似乎就是他刚刚施展‘神望之术’鉴定过的那枚。

而陈少君在看到这青色古玉图案的瞬间,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幅幅有关这枚青玉的画面。

从石中化玉,经过一位名为刘忠河的匠师雕琢,被一位青年猎户,送给自己的妻子。

青年夫妇十分恩爱,一日青年打猎,横遭意外,一去不归。

那妻子悲痛不已,每日只能握着这枚青玉,思念丈夫。

时经数年,终于思念成疾,病倒在床,病故而去。

因为病故之时,妻子始终紧握青玉,因此家人也将这枚青玉一同安葬在了棺材之中。

青玉伴尸三十年,阴气浇灌,妻子游魂似是也常伴左右,青玉逐渐生出了一丝特殊的变化。

半个月前,泥土翻开,一个盗墓贼打开了棺材,一番斗法,取走了青玉,随后兜兜转转,这青玉出现在了林氏典当行中……

画面消失,有关这枚青玉的来龙去脉,生平经历,经手人物,尽数在陈少君心中浮现。

同时,通灵宝鉴之上,还给出了这青玉的品级鉴定:凡级下品。

这通灵宝鉴上的品级划分,从低到高分为凡,法,宝,灵,仙……每一个又分上中下三品。

凡级下品,在这评级中显然算不得多好。

陈少君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手中已经多了一枚丹药。

养元丹。

晶莹如白蜡,拇指大小,闻之隐约有一股清香,清香入鼻,竟让疲惫不堪的他,精神都微微一震,似是有了些恢复。

这是那些修炼了道武手段的修行者,增进修为实力,才会服用的灵丹。

但并不是说,普通人就不能使用。

一枚养元丹,滋补元气,壮大气血,可让普通人洗精伐髓,精气神大增。

“通灵宝鉴,鉴定宝物,获得奖励……”

陈少君大喜,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幸运降临,拥有了独属于自己的金手指。

虽然还不清楚,这通灵宝鉴到底是如何融入自己的体内?是什么东西?是否真能通过不断鉴定宝物获取奖励?

但至少有一点他却很明白。

那就是有这个通灵宝鉴在身,应该足以让他在这云橘波诡的世界中,比别人占据更多的优势,甚至安身立命,一飞冲天。

“不过。

这个世界,真的有鬼……”

他想到了从通灵宝鉴中所看到的常伴青玉的游魂。

之前,他只是听说,如今可是‘亲眼’所见。

让他对这方世界,生出了更多的警惕。

而后,陈少君看了眼手中晶莹剔透的养元丹,心底生出了强烈的渴望。

也不犹豫,一口吞下。

丹药入口即化,瞬息间就有一股清凉而特殊的力量,如湍湍水流一般,涌入他的体内,依附在他的筋骨血肉之上,慢慢渗透了进去。

“嘶……”

陈少君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了一种炙热,又有一种特殊的清凉,在体内产生。

冷热交替之间,竟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血肉在经受锻打,骨骼在经受冲刷之感。

一层层细微的污垢,也随着锻打和冲刷,从他体内排出。

一个时辰过后。

陈少君睁开了眼睛,觉得自己此时的状态,前所未有的良好。

不仅施展‘神望’之术消耗的精神尽数恢复,更比之前旺盛数筹。

轻轻一捏拳头,竟传来了一声脆响,明显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增长了一倍不止。

“不愧是道武修行者增进修为而使用的灵丹。”

陈少君欣喜不已,就算嗅到了自己身上有些腥臭,也并不在意。

当铺朝奉鉴宝,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煞气,鬼气,阴气……是任何‘生材’都有可能具备的东西,每一种出现,都会让得朝奉学徒狼狈不堪,些许腥臭,根本不会有人怀疑什么。

他更在意的乃是通灵宝鉴。

鉴定宝物,就能够获得奖励。

一枚凡级下品的玉佩,就让他获得了道武修行者才会使用的养元丹。

如果是凡级中品,凡级上品,甚至宝级灵级呢?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多鉴定几件宝物了。

至于原本所想的换一个行业另谋生路?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从太平盛世过来的普通人,还没学会在这个世界生存。

外面有高来高去的道武强者,横行无忌的妖魔鬼怪,哪里有盛京城林氏典当铺内安全?汇聚大周皇朝无数顶尖高手,街道时不时地还有官兵巡视,又能通过不断鉴定物品获得奖励,简直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宝地。

他才舍不得离开。

必须做好鉴宝工作,这枚青玉,也要尽快送到库房登记。

想到这里,陈少君站起身来,拿着青玉走出了房间。

转过头望向房间上方,上面写着‘七号鉴定房’。

边上一直排开,共有十个一样的房间,都是林氏典当铺专门交给他们朝奉学徒鉴定物品的房间。

当然,正式朝奉,地位不同寻常,自然不在这边,不仅房间宽敞许多,而且还有专门的配置,有些配置,据说对于鉴定宝物,防范可能出现的危机,都十分有用。

陈少君顺着走廊,很快来到了一个偏厅。

偏厅内正有几个人在忙活,除了几个杂役和学徒之外,最主要的则是那负责填写当票及当簿登记等事务的票台先生沈浪和负责抵押物的包裹、保管竹排标记的拆货郎徐洪涛。

两人都是中年模样,其中沈浪一副书生打扮,本身其实也是科考落榜的书生,考了三次才勉强混了个秀才功名。

徐洪涛则健壮很多,听说早年在一个帮派内混迹,有一些武艺。

“沈先生,徐叔。”

陈少君问候了一声。

典当铺内,等级森严,他一个还没出师的朝奉学徒,地位自然比不过两个老人。

更别说,朝奉学徒所鉴定的‘生材’,大多其实都经过两人之手。

虽然挑出‘生材’的,是典当铺内的几个正式朝奉,但将‘生材’交到朝奉学徒手上的,可一般都是这两位。

两人在典当行内多年,要是一不小心得罪了,入手鉴定的‘生材’,难易危险程度,可就难说了。

“鉴定出来了?”

沈浪点了点头,随口问道。

“是的,甸阳产的青玉,品级中下,成型三十余年,手艺中上。”

陈少君奉上青玉,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将通灵宝鉴看到的有关青玉的信息全部透露,更没有提及这青玉经阴气三十年侵袭,有着一定聚阴效果之事。

这些,都不是他一个朝奉学徒,所能够鉴定出来的。

他只想在这里谋生,按部就班鉴定宝物获取奖励,可不想太过冒头。

在这个世界。

低调不一定就安全,但太过高调的话,死的一定很快。

特别是在他没有实力的时候。

……
第二章 通灵宝鉴
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