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太之下,一切手段皆是无用之举!


     “以为自己不会死吗……”



混沌海中,无尽次元之间,李纯阳犹如踏浪而来。



在他的脚下,一朵浪花都是无数个次元和时空的纠结体,可以看到无穷尽的大千世界和多元宇宙。



而在他的前方,浩渺无尽头的混沌海中,两只鱼儿在逆天而行。



元始!



万劫!



一个是先天之始,混元无极!



一个是后天之劫,混元无极!



他们极尽强大,除了混沌海之外,他们已经超脱在了一切之上。



然而即便如此,在混沌海的无尽疆域之中,他们也犹如两条鱼儿一般渺小,只能奋勇着搏浪而行。



嗡!



良久,时空断层、次元崩裂!



忽而,一抹灿烂的光芒涌现于无尽的纬度之中。



只见,李纯阳祭出了一枚圆环!



那是一枚简简单单的圆环,好似是太上的琢,又要去大道始终。



“道,阻!”



随后,李纯阳掷环而出,轻声道出了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轰隆隆!!



一瞬间,大道炸鸣,一切道理和法则皆在那一瞬间扭曲。



可以看到,即便是李纯阳手中的三千大道剑,也瞬间崩碎成了无尽的光屑,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似乎,一切道理的源头被掐断了!



于是,这个世间也就没有了所谓的法则长河。



轰!



同一时刻,无穷尽的混沌海之中,所有人都惊骇欲绝的发现,他们曾经引以自豪的道理,丢失了!



就像是突然间的干涸,不管领悟和开创的道理再怎么深厚,也在此刻尽失去了所有的法则和道果。



“道本道,道非道,道可道,道是道,一切道、法,皆无根矣……”



沧溟之上,太虚之间,有老道人叹息一声,而后倒卧床榻而眠。



他是太上,亦是老君,同时也是这世间一切太清道人的根本身。



而他,却在此刻主动沉眠,只为了能够避开这一世的太。



锵!



混沌之中,突然响起铮铮剑鸣,以及一阵阵金属破碎的声音。



只见,一处大界内,有剑光缭绕,无穷无尽,好似瀚海宇宙一般,可见,不可数,亦不可触碰。



骤然,一阵阵黄庭经的诵经声在大界中响起。



以及,无数大罗从四面八方而来,入大界而不出,静诵黄庭。



“天地万道,宇宙万法,一切有形和无形的事物,全都失去了本来所存在的意义,所以,此刻唯有不变不动,才是为明哲保身之本啊……”



茫茫混沌之中,一位位无上大能惊叹、赞叹、暗叹。



他们全都选择了最明智的路,不愿意为了一切不重要的事去和这个世间在此刻最可怕的大势对抗。



于是,整个混沌海中的一切大罗者和非大罗者,皆沉寂于无声。



他们或是闭关不出,或是遁入轮回,或是静诵黄庭,或是投身红尘,消失在茫茫之间、无形之中……



他们这样做,主要是为了避开这个纪元的那个主角。



同样,也是为了能够固守住自己耗费无尽时间修炼出来的东西。



或是器,或是道果,或是法力,或是事物……



此刻,大道无道、大法无法,一切道理都被掐断了。



在这种时候,没有人可以再将道和法重现世间。



强行为之,也只能是一种自取灭亡的行为罢了。



轰!



诸天无道,混沌无法,元始天尊和万劫道人自然也不例外。



于是,他们在下一刻就被一方大印镇压了。



那是一方极其奇特的大印,内圆外方,好似时间与空间的交织。



可以看到,圆环存在于印内,化作心,是为核,太始大道存在于印外,构筑着印之形体,是为壳。



核壳合一,犹如圆满之外的衍生,却又无法言喻出实际之感觉。



那是一种无法看穿的事物,或者说并非是事物。



有形无形,有道无道,有机无机,有理无理,有象无象,看似内圆外方,却又好似无边无形无矩。



世间不该有这样的事物,祂超越了一切存在和想象的极限,立身于另外一个无法触及的层面之中。



“太之器!”



两大混元惊呼一声,只感觉无力反抗。



他们那恐怖的法体、元神和无穷尽的法力,在没有了道理的支撑下皆失去了意义。



任你再怎么有通天的手段,在此刻都成为了一场空。



空就是空,无力是空,无道无法亦是空,就如同从来都没有过。



“上之境,在于太,亦是始终尽头的我。”



“我不是太,却在此刻也不比太差多少了……”



“尔等混元无极,修的再强,也犹如次元纬度下的纸片人一般……”



“我持太器,若要杀尔等,不过是反手一挥,即可大功告成矣……”



李纯阳漠然无情,抬手就以道印轻轻一盖,直接抹灭了一切。



咚!



骤然之间,浩瀚无垠的混沌海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那是道理本根上的空洞,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机和法则。



或者说,法则已经失去了作用和意义,仅仅只是一种纸上文字一般,在空洞的现实里成了虚无。



元始天尊,万劫道人,皆在一瞬间幻灭于无形之间,化作空。



然而,在空之中,却有碎裂的光屑在跳动。



突然,遥远纬度的广成子面色一变,惊呼道:



“师,师尊饶……”



嗡!



下一瞬,不等广成子说完,祂骤然化作元始天尊。



法体、元神、力量、气机、气息皆为元始天尊,就像刚刚的广成子仅仅是一种假象,元始天尊才是真实的核心,实在是匪夷所思。



轰!



然而下一瞬,不等元始天尊做出一些什么事,大印再度袭来。



一击之下,混沌海中的无尽纬度骤然幻灭出了一个巨大空洞。



那个空洞实在是太大了,至少需要十万八千个无限多元宇宙才能填平,简直就是广无边际的深渊。



天庭



嗡!



广成子陨落时,南极仙翁化作了元始天尊。



并且在第一时间,元始天尊开口说道:



“师兄不想帮忙吗?”



轰!



话音刚落,大印落下,天庭化作废墟,元始天尊化作一片碎屑。



同一时刻,无名之中的太上道人喃喃自语道:



“各扫门前雪吧,师弟……”



现在这种情况,谁帮谁死!



太之器,无人能敌、无人能挡!



纵然是死上亿万次,其攻击都不会停下来,而是犹如跗骨之毒一般紧紧缠绕着对方,永恒不消逝。



甚至,就算是元始天尊真的陨落了。



可只要他有一天复生归来,那一份从太之器中祭出的一击,还是会再度的出现,将其抹灭在世间。



从任何意义上来说,元始天尊和万劫道人都是非死不可了!



只要你还在混沌海之中,那你就不可能活。



甚至,就算是在冥冥之中的陨灭领域的纬度中,也会再度陨落。



世间不会再有你的痕迹、意识和道理。



以及,从古至今的苍生和大能,无论修为如何的通天彻地,也终究会无法记住曾经有你的存在。



就像你,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轰!



轰!



轰!



轰!



轰!



……



无尽的巨响在混沌海之中持续响起。



每一声巨响就代表着元始天尊和万劫道人的一次陨落。



他们不断的复活,却又不断的陨落,一直持续了三千六百九十亿年的时间,死去了不知道多少次,其数字已经根本就无法计算了。



因为,即便是一天之内的死亡次数,就已经多达数十亿次了。



元始天尊和万劫道人在太之器面前,根本就像是遭受了降维打击的凡人一般,没有任何活的可能。



他们在这数千亿的岁月中,完全看不到任何生的希望。



死亡,复活,死亡,复活,死亡,复活,死亡,复活……



他们一直在重复着这个过程,太之器的一击紧紧缠绕着他们的一切,即便是一丝一缕的痕迹都不放过,每一次都是绝对的灭杀。



以至于,无尽无限的多元宇宙混沌海都被打成了千疮百孔。



更是有无数个无限多元宇宙和世界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不过,所有陨落在太之器的生灵,皆在下一瞬完美复活了。



太之器的打击范围虽然大,却不会误杀,更不会波及其他生命。



而为何会如此精准,其中的道理和原理,就远非文字能解释了……



“一切之始,皆是我!”



甚至,在无尽的陨落中,元始天尊还借无始大帝来复活和转生。



他意图以这种方法来阻挡李纯阳的一击。



因为,他若是死,那么无始大帝也必死无疑!



轰!



然而下一瞬,无法想象形状的大印再度袭来,直接将元始天尊和无始大帝一同镇杀成了虚无。



随后,元始天尊陨落后,无始大帝却在悄然之间复生归来。



“想要利用我的挚友来要挟我?”



李纯阳面无表情的说道。



要挟?



不存在的!



太的意义无法想象,纵然是混元无极对太的道理也是一种未知。



他们根本就不能理解,太的意义,究竟是一种多么的不可思议!



即便,李纯阳下一秒一击镇杀世间所有生命。



却也能在下一秒,让所有生命归来。



这种能力,就像是纬度之上对纬度之下的打击和操控。



而纬度之下的一切,对于纬度之上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我即是混沌,混沌不是我,我即是万物,万物不是我!”



“你想杀我,需先杀世间,杀灭混沌海!”



万劫道人化身无尽混沌,溶于混沌海之中。



就像是一滴水融入到了大海之中一样。



想要杀他,需要彻底灭掉整个混沌海!



“愚蠢!”



然而下一秒,李纯阳却冷笑一声。



只见,他抬手一捏,无尽混沌之中骤然跌落出了一道黑影。



那黑影赫然是万劫道人!



“怎会如此?!”



万劫道人惊愕的看着强行排斥他的混沌海。



一瞬间,他只感觉自己与混沌海之间的联系被斩断了。



以及,他和混沌海不再是水溶于水,反而如水和热油的关系。



水如何溶于热油,怕是触之即炸吧!



轰!



下一瞬,万劫道人死,一切身与神皆崩碎成空。



这一次,他并非是被太之器镇杀,而是被混沌海反噬。



如同蝼蚁妄图逆天而行,却被苍天之重砸的粉身碎骨!



轰隆隆!



骤然,十亿个无限多元宇宙同时化劫而出。



只见,无尽劫气弥漫而起,化作洪流亿万卷向十方。



那一刻,万劫道人仿佛想要拉着世间所有的宇宙和世界为后盾。



李四若是要杀他,那就等同于杀了一切宇宙和世界。



届时,混沌海就是一片废墟!



“道都没了,你还想引诸天共鸣,真是可笑……”



李四没有任何的表情,看着万劫道人在施展手段。



轰!



下一瞬,一切劫气还没有发展起来,直接就粉碎成空了。



若是有道在,怕是这万劫道人可以在一念之间引动诸天化劫气。



届时想要杀他,那才是真的要杀灭诸天才行。



可是现在,大道寂灭,如同无水之海,哪里还有半点余波荡漾?



纵然你有逆天手段,可若是用不出来,又有何用乎?!



时间流逝,苍生换茬,一代又一代人诞生、崛起、陨落……



在无尽的纬度中,唯有时间才掌握了真正的力量和杀器。



而在如今的混沌海中,时间的概念被彻底钉死了!



没有任何人可以跨越过去和未来!



他们只能停留在现在,如同一条大河中的鱼儿们被套上了枷锁,只能随波逐流,无法激流勇进,更不能逆流而行,因为太,不允许。



时空母河中,河神笑眯眯的看着流域之上镇压一切的李纯阳,嘴角上扬,笑意浓重的喃喃道:



“主上,您可终于觉醒了……”



“这一世,太始已然走出了鸿元境界,马上就是混元无极了……”



“接下来,您会怎么做呢?”



“太易溃败于道下,太初暂留于母河上游,那么身为太始的您,会如何做呢?去或是留?还是会……”



河神是见证者,也是奴仆,祂源自于先天五太的大意志衍生。



每一位太,都在他的视界中诞生、成长、崛起……



而其过程和最终结果,河神却不能干涉,甚至不能去说些什么。



因为,他是见证者,存在的意义就是见证每一纪的历史,就像是在记录着每一位太的故事和结局……
第九百二十三章太之下,一切手段皆是无用之举!
我以妖格担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