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伙伴!


     “船船长,有风暴”这人向身边一个白胡子中年人,慌里慌张得报告,说起话赤结结巴巴。



这名白胡子中年人,有点中年肥,一圈白胡渣围在脸上,他极其不爽地灌了口酒“淡定”



在海上行船,最忌两种。一是暗礁,碰着船基本就差不多,泰坦尼克号的悲剧让人感动,也让人惋惜。另一种,就是暴风雨。速度快,破坏力强,海上的夺命阎王。基本破上就是个死。



“船长,要返航吗?”船员结结巴巴地问。



“返航?航速和暴风速,哪个快?”这人一甩酒瓶子,晃晃悠悠地问。



“暴风更快。那转侧面吗?”



“走侧面却是会增大船身与风暴的接触面积,这是出了名的沉得快!”



“那怎么办?”



“冲进风暴!面对风暴,只有这样才更科学,更规范,更稳定!”



果然,这夜黑沉沉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海面波涛汹涌,天空乌云滚滚。大雨照着船就打过来。船身剧烈摇晃,似乎一不留神就要翻进深海里。



船员一个个遇着什么抱什么。但即使这样,也不能和船相对静立。船身剧烈摇晃下,各处都是人抱着箱子滑上滑下。



船长紧握航舵,眼里充满挑衅,灌了一口酒,仍掉瓶子“来吧!”



雨停风息,船身完好,风暴的余波也只是余波。



般长不屑地泯口酒,豪爽道“这风暴太小,换舵手。”



“是!”看书人立马正身敬礼。



船长对这看书人有点欣赏“陆甲,上!”



船长要去船舱,背过身时,陆甲却又是哗地一阵吐。



“这代考生是我送过的最差的一代。”船长摇摇头,失望地环顾船上颠三倒四的人,“几乎全军覆没,或晕或吐。”



进入舱内,满舱皆晕。但船长有些收获,小豪、成年人、黄发少年神智清醒,晕船反应,一丝也没。



成年人躺在床铺,仍对书流哈喇子。



黄发少年双手托头,躺秋千上想着什么。



小豪正忙着照顾一个晕船的。



“用这个哦,这个对晕船很有效。”小豪开心地把药草递给晕船的。



晕船的面色铁青,有气无力地喊了声“水~”然后就直接晕倒在甲板上,人事不知。



成年人和黄发少年都好奇地望向小豪。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善良,小豪却是从这跑到那,挨个地替大家解难。



“等会儿”说着,小豪出去给他打水。



世界上就是有这种人,无关对错,只分利益。只要是对自己有利,无论什么,他都干得出来,如说从前的卖国贼。而行事之前,是他们一定能给自己找到一个正当理由。他们做了什么事,都会给自己找到一个合理并且正当的理由。



如果他杀了人,他会说我是出于正当防卫才这么做的,不然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我是最善良的人,我做的一点都没有错,这都是他们逼我的。而这种人。就出现在了这条船上。



风暴过后,众人都体力不支,力不从心。可是就有一个人却想到了来这里发财。他在看到的众人晕倒,小心翼翼的四处摸索。在这场风暴后还清醒的人,功夫应该是有底子的,但他偏偏要干这种事,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呢?没人知道,能知道的是他相中了旁边衣着整洁的女人。



女人正在晕倒在一旁,这人摸钱包的时候,女人动了一下。他警惕地看了看女人,原来女人只是翻身呕吐了一口。确认没被发现,他小心的伸出食中二指把钱包夹了出来。但是恰巧路过端水的小豪看了个正着。



“小偷。”小豪警告一声,奔着小偷冲了出去。小偷看到小豪,连忙收好钱包跑开了。



这小偷兔头鼠目,缺了几颗牙,眼神飘忽不定,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终于小豪追到小偷面前,劝说道“不要做这种事,放下钱包,我让你走。”而这个小贼呢,见到面前是一个小鬼,贼心不死,猖狂威胁道“好狗不挡道。”



说着,掏出了一把小刀。虽然是小刀,但划包防身也是够用了。掏出小刀,冲小豪心脏直直刺来。小豪挪动脚步,只向右一侧身便完全避开。小刀刺了个空,小贼并没有放弃。稍抬起手向右一旋,要划小烈的劲动脉。眼看小刀越来越近,寒气越来越逼人,小豪向右一扭身,由下向上一抬手,两人便在原地打起了转。两人旋转起来,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挺谐调。两的劲道都把握的很好,哪一方一失误,刀刃便会那一方。



这时,小贼便是背对着小豪。小豪抓住了对方右手,两人加速旋转,。一个晃眼,小贼右肘直击小豪胸部,幸好小豪一退身躲开,但却依然抓紧着这个小贼。



摆脱不能,小贼旋转小刀,刀刃急冲冲对着小豪眼部就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而在这关键时刻,小豪只好先松开手,又使出一个秋风扫落叶,横起一腿,要踢倒对方。



但是束缚已解,小贼只是向上一个小跳,就躲了过去。这时,刚刚惹人注目的两人赶到。



成年人喊“完了,这又是一个熊小孩子。”



小豪却在打斗的时候,抽空去给他解释“这人是偷钱包的。”只是话未说完,这人又眼珠一转“这小家伙一直说我家钱都是他的。好生无礼。”这个倒打一耙,让喊话的在一旁愣住了,干巴巴看着两人不断地旋转纠缠,不知道帮谁。



黄发少年开口了“你们俩要想证明自己,停手休战。我们一问便知。”这个时候,小豪退后一步,停了手。小贼却趁机扭头就跑,跑出了兔的速度。二人立刻明白小豪说的真话,拔腿就追。



要说二人也不是等闲的人,黄发少年看准门框,跃起一蹬,借着反弹力加速,扑倒了前面的小贼。成年人飞快上前,麻溜绑住小贼双手。这样,小贼算是不再纠缠,但嘴里嘟囔个不停“这次我算栽了,下次别让我再碰见你!”



成年人听到这句话,心里一紧,目光颤动,手竟有些松动。小贼趁这机会,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冲门外要跑。黄发少年,跳起就是一脚,啪,这下,小贼晕倒在地,张着嘴吐着唾沫。他算是彻底老实了。



风暴余劲仍在逞强,交押了小贼,船长和三人在船长室谈话,旁边陆甲做着笔录。



“说出你们的名字吧。”船长喝了一口酒,对三人说。



“我叫小豪,来自初升镇。”小豪举起手,踮起脚。



“我叫齐风。”黄发少年很冷淡。



“我叫赵隐。”成年人双手插兜,一脸不耐烦。



“那么,你们参加考试的原因是什么?”船长喝了一口酒。



“我!我想知道猎人是什么。”小豪直接朗声抢答。



“哦。好奇。”船长淡淡回应。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啊!”赵隐指着般长反问,“说出我们名字,你咋不说说出我们的愿望!”接着傲慢地抬头闭眼,拿鼻孔对着船长,表示不想理会。



“我同意赵隐的看法。虽然说谎容易,但我真正的自尊,不允许我这么做。另外,我的原因牵扯内心深处的秘密,还请恕不奉告。”



“如果我是本次考试的考官之一呢?”船长神秘地问。



赵隐和齐风都去注意船长的话。



“你说是你就是啊?你有证据吗?”赵隐继续质问。



“我也觉得赵隐说得对。”齐风补充



“这世上想考猎人资格的人,多得和沙漠的沙子一样数不清。为了保证考试的时长、质量,猎人委员会委托我试前筛选,那些晕过去的,我已经上报全部失去资格,剩下的就是你们三个。过不过全看本大爷心情!”船长竖起大拇指,自负地指向自己。



“我是嘎呐族幸存者,我参加考试就是为了向弯月教复仇。”齐风语气平静,但提到弯月教时,身体却有些颤抖。



“我,当然是为钱。有钱,就能为所欲为。”赵隐仿佛看见暴富的自己,“豪宅跑车,温柔富贵。”



齐风斜眼瞅着赵隐,像在瞅着动物世界,像是在回答“我听见了你的声音,却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怎么了?”赵隐不爽地问。



“你能站出来配合抓贼,说明你是个有志气的人,没想到你这么肤浅!”齐风打量着赵隐,赵隐一句就怼了回去“你是谁,管得宽!”



察觉味这么浓,身长站出来打圆场“真不错,我喜欢你们”



“哼。”两人都头一扭,不再说什么。但都仰着头,表示不想理对方。



“那我们的考试怎么办?”一会儿,赵隐追问。



“你们想知道吗?”船长神秘地问道。



“我想!”小豪举起手,大笑着回答。



“哈哈!叫一声船长我就告诉结果。”



齐风赵隐那个纠结,心里奇怪,什么时候猎人的审核员这私法靠谱了,但叫一声也没什么损失,就弱里弱气地喊出来了。



船长听完大笑一声,转身要出舱。众人望着船长的身影不解,上当的疑惑在众人心里盘旋。但是到了门口,船长又回身恭喜“我都说了,我的考试我做主!当然是全过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小说,微信关注“idushu.net.cn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第二章:伙伴!
五行赏金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