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正能量+1!


     “有什么不对,立马折返!”



清河村口,男女老少熙熙攘攘。



两鬓斑白的村长将麻绳结实扎在猎人腰间,语重心长的嘱咐。



“放心吧村长,探明情况就回,若有危险,我不会逞强的。”



精壮猎人点了点头,目光扫过周围村民,在一双双担忧的目光中深吸一口气,踏步走入村外浓雾中。



第六个了……



人群中,江无夜看着猎人的身影消失在村外能见度不足五米的诡异雾气中,用力握紧了拳头。



穿越这个世界已经五天了。



起初只以为是普通的古代世界,但随着了解越来越深,江无夜的心却是越来越凉。



每年入冬,除了清河村这样的人类栖息地以外,这片大地都会被不知起于何处的诡异浓雾笼罩。



野兽、毒虫、以及各种未知而不可言说的危险充斥大地,普通人一旦踏入,九死一生!



而今年,情况似乎更为严重了。



清河村五个身怀武艺的猎人,包括江无夜前身的爹,昨日出村狩猎,却只有一人逃了回来。



浑身浴血,披头散发,神态癫狂的大喊着:山神活了,山神活了……



没出一炷香,就死不瞑目的断气了,其余人,生死未卜。



山神庙,离清河村不过一里地,平素村民多有祭拜,敬畏有加。



但从昨天开始,往日寄托着各种美好信仰的地方,却成了笼罩清河村的梦魇,谈之色变。



是妖魔作怪?



还是有人居心不良?



常言道人心比什么毒。



但,相比于那些莫可名状的东西,江无夜宁愿相信是人干的!



“小夜,你爹武艺超群,十里八乡也是出了名的,往年都能安然无恙回来,没事的,你放宽心。”



村长走了过来,见江无夜脸色难看的盯着村口,不由拍了拍他稍显瘦削的肩膀,劝慰了一句。



“嗯,我爹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江无夜目露感激,用力点了点头。



虽然对这一世的亲人没多少感情,但以前身孝顺的性子,再加上十六七岁的年纪,他却是不能表现得太过淡漠。



啊!!



突然,一声高亢的惨叫声在村外的浓雾中响起,联系猎人的麻绳更是猛的绷紧,好似正被某种未知存在大力拉扯。



出事了!



江无夜心头一紧。



前世今生,他都未听过如此惨烈恐惧的声音,难以想象那猎人到底是遭遇了什么。



“不好!”



身边的村长脸色狂变,第一时间疾步跑上前,拽着绳子猛力往后拉,江无夜和其他身强体壮的村民也纷纷加入其中。



好凉!



江无夜站在村长后面,接触绳子的一瞬间被手心传来的一股冰冷感觉弄得打了个激灵。



这种冷,不是温度降低,而是如同走夜路时心头莫名涌起的那种寒意,深入灵魂。



“叮,接触阴性能量,终焉修改器启动。阴气转化,正能量+1。”



也就是江无夜握紧麻绳的瞬间,一道冰冷的机械合成音突兀的在他脑海中响起。



但这声音太过短暂,几如幻听。



怎么回事?



江无夜甩了甩头,下意识看向四周,却无人说话。



“拉!”



村长的怒吼声打断了江无夜的思绪,见周围人开始发力,他赶忙收敛心神,重新握紧麻绳,全力拉扯。



只是这一次,那股寒意却是古怪的消失不见了。



怎么会这么重?



一用力,江无夜就发现了不对。



按理说,这么多人用力,哪怕那猎人再重一倍也能拽动,但结果却是绳子绷紧,如同在拽一座铁山一般!



更重要的是,从那声惨叫过后,浓雾中就死寂一片,再没了声息。



“呜……当家的……”



“娘!”



凄厉的哭嚎响起,人群中跑出一对母女,不管不顾的就要往村外冲。



“他婶子,你回来啊。”



“芳芳,快拉住你娘。”



……



喊声四起,人群顿时乱作一团。



“拦住她们!”村长脸都吓白了,下意识松开绳子,边喊边追。



但事发突然,再加上母女两担忧猎人,离村口不到几步距离,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已冲出了村子,眼看就要迈入浓雾中。



噗通——



但谁都没有想到的是,那妇女前脚刚准备迈入浓雾,却和一个立在雾中的身影撞了个满怀,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那是……”



江无夜也跑了过来,他眼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挺立雾中的朦胧身影。



稍稍辨认过后,他瞳孔剧烈收缩,接着像是想到什么,猛的回头,骇然发现没了人拉扯掉落在地的绳子正在诡异的一点点往后收缩!



而绳子本该绑住的人……



“爹!”



“当家的,你回来了,呜呜。”



母女两似是看清了雾中的人,激动的呼喊一声,就要上演一出一家团圆的戏码。



而那雾中的人,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那么静静地立着,直到,母女两一同向他走来……



一只鲜血淋漓的手探出了浓雾。



熟悉温和的声音响起:“芳芳不哭,我们回家,这就回家。”



“别……”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看了个清楚,全都面白如纸,到了嘴边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想动的脚怎么也迈不出去。



嘶——



江无夜猛的一咬舌尖,疼痛刺激大脑,整个人清醒过来,三步作一步,飞速蹿上前一把抱住芳芳,根本不敢去看雾中身影,埋头就往回奔。



至于那半脚踏入浓雾的妇人,他实在无能为力了。



“小夜……小夜……你个兔崽子等等老子!”



脚步刚动,雾中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与之同时,一股冰凉感透过衣服纤维缝隙涌遍全身,如一条条毒蛇在身体表面游动,让人几欲窒息。



若是前身,长久以来建立的感情一定会让其停下脚步回头喊一声:爹。



但江无夜可没有那种感情!



“滚!”



怒目咆哮一声,江无夜额头青筋暴起,不管不顾,抱着不断挣扎的芳芳飞身蹿入了村中。



“呼呼呼——”



刚跑进村子,江无夜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如溺水得救的人,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至于哭嚎的小女孩,自有村民上前拉走。



一边换气,江无夜一边望向村外浓雾,却见两道身影转身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蹦跳而去,一眨眼的功夫便没了踪迹。



“小夜,下次不要这么冲动了。”



村长一脸阴沉的跑了过来,声音中带着丝丝恐惧。显然,这一连串的变故,让这个久经沧桑的老人都一时难以接受。



“绳……绳子!”



江无夜勉强缓过一股劲来,指着前方落在地上,明明无人用力,却绷紧一点点往回拉的绳子大声提醒。



“什么?”



村长楞了一瞬,但立马又似回神般想起什么恐惧的事,冲着人群竭力吼道:“拿刀来,快点把绳子砍断!”



“啊!血,绳子流血了!”



“没人拉,它自己竟然往回缩,这太邪门了!”



“山神老爷啊……您开开恩……放过清河村吧……”



村长声音刚落,人群却响起了道道哗然声,尽都指着地面那似蛇般缓缓爬动,同时渗着猩红血水的绳子不断后退。



更有一些年迈的老人跪倒在地,冲着村外某个方位不停的磕头求饶。



就连一向稳重的村长见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也是吓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面无人色。



干,绳子会咬人不成?!



见到这一幕,江无夜心里下意识骂了一声,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他明白,这是时代思想的差距,无法真的去怪任何人。



“嘻嘻……哈哈……嘿嘿……桀桀……咯咯……”



随着绳子不断往回拉,冒出的血水侵染了大片土地,村外浓雾开始剧烈翻滚,伴随着道道似真似幻,分不清男女老少的诡异笑声。



仿佛有什么不可名状的存在正顺着血绳的指引,一步,一步向着村子走来。



咚咚咚——



一连串颠覆人生观的事带来的恐惧随着这怪异笑声的出现被推向了巅峰,江无夜心脏都快跳到了嗓子眼,真实感觉到了死亡正在一点点降临。



“拼了,想害老子的命,门都没有!”



恐惧转化为愤怒,江无夜几步冲到血绳前,想到刚刚脑海中出现的古怪提示音,一咬牙,直接伸手抓向了血绳!



“叮,阴气转化,正能量+1!”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小说,微信关注“idushu.net.cn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第一章 正能量+1!
我就是要横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