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阳炎!


     九龙大陆,武道之风盛行,武道强者,飞天入地,开山断流,在这里,宗门林立,大小皇朝势力数之不尽。



而天阳皇朝便是这大陆无数势力之一。



天阳城,天阳皇宫,太和殿内院。



十丈高的山壁面前, 一位身穿黄色华服的少年静静站立,双目紧闭,衣裳无风自动。



“咻”



某一刻,少年双眼猛然一睁,射出两道精光,只见白光一闪,平整的山壁上赫然多了一道长三尺,深两寸的剑痕。



要知道,这天阳皇宫内的无论是地板还是山壁都是由特殊材料制成的,实力不强之人,便是全力攻击个三四天,也别想伤到一分一毫。而这少年竟能一剑留下两寸深的剑痕,可见一身修为不低了。



九龙大陆,武道一途,淬体为先,而后炼气。每一大境界划分为九个小境界。



淬体境是武道第一个大境界,乃是武道基础,若是肉体不强,根本承受不了之后的灵气灌体,何谈炼气,迈入更高境界。而淬体阶段,前三重主要通过肉体锤炼之法强化肉身,是为练力,;达到淬体四重之后,除了普通的锻炼肉体,还需要通过功法吸收天地元气,转化为灵气,储存在肉体之中,进一步淬炼肉体,而后淬炼内脏,肉身力量再度增强,同时内息延长,耐力与肉身防御力飞跃提高,是为练脏;淬体七重至九重,则是锻骨、淬髓,称为锻骨期。



少年面前这座山壁,乃是由精钢岩打造而成,能承受万斤之力,这是锻骨期武者才有的力道。也就是说,锻骨期以下的武者全力一击也伤不到分毫,而这少年不过淬体五重,却能一剑留下剑痕,除了说明少年天赋不凡,就是少年的武技强悍了。



武技对武者至关重要,能够直接增强武者实力,而品级越高的武技对武者的增幅就越大。在九龙大陆,武技共分天、地、玄、黄四阶,而每一阶又分上、中、下三品。



少年发出的剑技叫《清风剑诀》,乃是玄阶下品武技。这可是珍贵至极的武技了,即便是强悍的灵元境强者也未必能够拥有,就是整个天阳皇朝这种品级的武技也不多,这等武技足以令的低境界武者拥有越阶挑战之力,当然,越高级武技修炼起来越难,唯有天赋过人之辈方能修炼成功。



能拥有这等武技,少年的身份可想而知,乃是天阳皇朝当代七皇子,阳炎。当然,皇子也不是一定有,毕竟天阳皇朝成立已有千年之久,皇子公主早已多的数不清了,因此,唯有天赋优秀的皇子才有资格修炼高级武技,功法。这《清风剑诀》也是阳炎昨日突破淬体五重,方才被授予的。



“喝!”



一声大喝,白光一闪,又是一剑刺出,同样在山壁上留下剑痕,然而这次的位置与上次有所偏差,而且只深入一寸。



阳炎不为所动,依旧一剑一剑刺出,每一剑都会留下一道剑痕,或深或浅。随着阳炎不断出剑,速度越来越快,早已看不清剑身,只有锋利的剑气呼啸,山壁上的剑痕也越来越多。



仿佛不知疲倦般,阳炎不知挥出了多少剑,越来越快,留下的剑痕已达达到了惊人的三寸 ,而且力道更平衡,也越来越准。别小看这一寸的进步,在战斗中一寸的差距可能就是胜败的关键。



不知过了多久,阳炎满头大汗,豆珠大的汗从他身上滴下,脸色苍白,显然已经力竭,而阳炎手中的剑终于停下,归鞘。



双手缓缓举到胸前,而后缓缓压下,一口长气从阳炎口中吐出,这口气形成一支气箭,打在山壁上,发出一声闷响。



吸气如蛇,吐气如箭,这是练脏期的标志,灵气淬炼内脏,气息悠长,不过天赋不足,根基不稳的练脏武者也做不到这一步。



阳炎今年不过十二,修武两年,便踏入淬体五重,成为练脏强者,天赋自是毋庸置疑,再加上生在皇室,能享用常人得不到的资源,根基岂能不稳。



“清风剑诀果然不愧是玄阶武技,修炼了一天不过堪堪入门而已。”阳炎看着山壁上的剑痕,暗咐。



《清风剑诀》,玄阶下品武技,自是难练。这套剑诀没有固定的招式,只要求三点:快,极致的快;准,绝对的精准;狠,强大的力道。练至大成,敌人尚未反应过来,便已中剑,一剑夺命,真正的,剑出,人亡!



如今,阳炎出剑速度还不是很快,力道不足,也不够准,只能说入门了,离大成还有很大差距。当然,这不是阳炎天赋不好,或是努力不够,能在两天之内玄阶武技入门,已经很好了,天阳皇朝最快入门的也用了半天,而那人是天阳皇朝公认的年轻一辈天赋第一人。



以阳炎的天赋,若是将清风剑诀练至大成,即便是普通的淬体八重武者也不是他的对手。



摇摇头,阳炎走进內殿,一旁的侍女齐齐行礼:“殿下,奴婢已经准备好药浴,还请殿下沐浴更衣。”按照皇朝礼仪,皇子沐浴本该由侍女服侍,不过阳炎天生不喜他人侍候沐浴,这些侍女自是清楚的。



所谓的药浴,便是用一些珍贵的淬体灵药制成药液,人躺入其中,吸收其中精华,可以固本培元,祛除疲劳。



“嗯”阳炎淡然应了一声,走进浴室。一只大桶早已准备着,里面装了大半桶绿油油的药液,褪去衣物,迈入桶中。顿时药液中的精华向着阳炎体内涌去,不断渗人肉身,一股股刺痛传来,不过阳炎早已习惯,闭上眼睛,运转着《天阳圣法》,一道道淡金色光芒从阳炎体表散出,同时控制药液精华淬炼全身,而后向着内脏移动淬炼五脏六腑……



《天阳圣法》是天阳皇朝的核心功法,只有皇室直系皇子才能修炼。功法是提升武道境界的必备条件,没有功法,何来武道。与武技一样,功法也分天地玄黄四阶,上中下三品,等级越高,武者同境实力越强,修到更高境界的可能性也越大。



《天阳圣法》是不知品阶的功法,据说是天阳皇朝第一代皇帝年轻时候外出历练,在一处秘境中得到的,不过却是残篇,而一代阳皇便是凭借这本残缺功法,快速崛起,建立了这偌大的天阳皇朝。不过因为是残缺功法,一代阳皇并未修到极高境界,而其后几代阳皇据说也未能超越一代阳皇,进一步发挥功法的威力,完善功法更是无从谈起,即便如此,《天阳圣法》依旧是一本无上功法,是天阳皇朝的基石。阳炎作为当朝七皇子,又有过人的天赋,自然能够修炼,只是限于修为的限制,尚不能发挥出太大的威力罢了。



沐浴在药液中,吸收药液精华,淬炼自身,因为持续练剑的疲劳很快就消除。阳炎沉浸在修炼之中……



………………………………………………………………



太和殿外,几个侍女正挡在一个少女面前,在劝说着什么,满脸苦恼。



只见那是一名年不过十二的少女,扎着一对马尾辫,乌黑亮丽,一张瓜子脸,皮肤晶莹剔透,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透着狡诘,俨然是个美人胚子。



“你们好大的胆子,本郡主也敢拦着”看着拦住自己的几名侍女,少女厉声喝道。



“郡主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奴婢吧。殿下正在药浴,就是再借奴婢一个胆子也不敢放您进去啊!”一个侍女苦苦哀求道,就差跪下了。七皇子的性格,她们这些日常侍候的侍女再清楚不过了,七皇子在修炼或是沐药浴时最忌打扰了。曾经,一个新来的侍女,在七皇子修炼时闯入提醒他用膳,七皇子一怒之下,一剑生生杀了她。从此,再也没有侍女敢打扰七皇子修炼。



“哎呀!本郡主找七皇兄有要事相商,耽搁了,你们可担待不起。”听着侍女不肯让她进去,郡主柳眉一蹙,眼珠一转,威胁道。



听到郡主的威胁,几个侍女立马跪倒哀求:“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只是郡主也知道殿下的脾性,要是打扰到殿下,会杀了奴婢的。”虽然郡主得罪不起,可是七皇子她们更是打扰不得。



“放心,七皇兄要是怪罪你们,就说是本郡主硬闯的,怎么样?“眼看威胁也不奏效,郡主一改语气,好声道。



然而,几个侍女依旧跪倒在地,亦不吭声,也不让开。



“看来本郡主要硬闯了!”看着油盐不进的侍女们,这位郡主只觉一阵火大,也不管她们,展开身法,越过几个侍女,朝着殿内走去。



“郡主,郡主……不能进……”见到郡主绕过她们进去,侍女们急忙起身去追。只是这些侍女都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又哪里追的上修为不低的郡主呢。



“ 完了……”眼看拦不住了,几个侍女冷汗直流。那少女乃是天阳皇朝郡主,深受皇上宠爱,与公主无异,而且与七皇子相熟,自不会如何,她们可就不好说了,毕竟前车之鉴摆在那里。



…………………………………………………………………………



阳炎从浴桶站起来,伸了下懒腰,抓起一旁的衣物套在身上。对于殿外发生的事情,他自是知道的,毕竟武者的耳目比常人灵敏许多,而且那位郡主也丝毫没有压低声音的意思。



走出浴间,阳炎只感觉神清气爽,疲劳尽去,有着使不完的力气,又来到了山壁面前,准备再练剑法。



武道一途,艰难险阻数之不尽,若没有一颗强者的心,不懈的努力,即便天赋再好,也难有大成就。



“炎哥哥!”就在阳炎拔剑欲挥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接着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朝着阳炎跑来。



“咻!”少女脚步急停,在她脚前不足一寸之地,一道清晰的剑痕印刻在那,只要偏差少许,少女的玉足便会被斩下。



”啊!”少女尖叫一声,拍着初具规模的小胸脯,惊魂未定的看着前方面无表情的阳炎,埋怨道:“炎哥哥,你怎么这样,凝儿可是差点死在你的剑下了呢。”



“皇妹,说过多少次了,郡主就要有郡主的样子,别毛毛躁躁的,还有,叫皇兄!”阳炎不理会少女的埋怨,只是板着脸批评道。



“嘻嘻,好的,炎哥哥。”少女调皮一笑。



摇了摇头,阳炎也不多说,仔细体会刚才那一剑。那一剑是他目前发出来最好的一剑,精准无误,他发现自己原来似乎走进了误区,一昧地想着如何出剑才能达到快准狠的境界,而实际上,这种想法本就与清风剑诀要义背道而驰。



清风剑诀,只重神而不在形,没有固定剑招,只求快准狠,那么想着如何出招本身就是错误的,就算再怎么练也发挥不出清风剑诀的威力。而刚才那一剑是阳炎随手挥出的,正好符合清风剑诀的要义——随心而动。



想到这,阳炎不再想着招式,闭上双眼,随意挥出手中剑,越来越快,而后身子配合剑法移动,一时间,剑气漫天,阳炎的身子也早已看不真切,只能见到山壁上的剑痕不断增加,看起来杂乱无章,却无不散发着锐气,而且这些剑痕深度也越来越深。



看着阳炎沉浸于修炼之中,少女不满地小声哼了一声,很不雅观地盘坐在地上,倒也没有打扰阳炎。



“咻”最后一剑刺出,阳炎停了下来,看着山壁,一道剑痕长一丈,深一尺,比原来深了七寸,惊人的进步。



“小成了!看来我原来的做法果真是错的。”阳炎自语了一声,看向少女:“倒是要谢谢皇妹了,让我少绕了些圈子。”



冷不丁被向来严厉冷漠的阳炎夸了一句,少女也不由得有些脸红,毕竟她也没弄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却故作骄傲地道:“现在知道本郡主的好了吧,随便一个举动,就能启发炎哥哥。”



对少女的得意,阳炎也不在意,只是问道:“皇妹闯到本皇子这里,不知有何要事?”



少女叫叶雨凝,是叶家独女,当今兵马大元帅的孙女。自是从小接受礼教教育,涵养甚高,不过显然,这在阳炎面前是不成立的。叶雨凝对阳炎的性格也是了解的,平常也就在阳炎用膳时跑来,像今日这样在他修炼时闯进来,可是头一回,想来是有重要的事。
第一章 阳炎!
皇天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