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再次集合!


     皇宫内的某处,爱兰菲尔用附着圣光的剑斩向摩尔西斯,科克与陵卡从左右试图绕后,用利刃清理了摩尔西斯的黑暗魔法凝结成的异形魔怪,并向他背后突袭......面对前后夹击,摩尔西斯也将法术防护包裹在全身,但在成功弹开身后的科克和陵卡时,前方却仍被爱兰菲尔给破坏。



“嗯?”摩尔西斯第一次展现出了自己的惊愕,连忙调整自己的位置以避免被爱兰菲尔进一步的突击。爱兰菲尔似乎明白摩尔西斯此时的疑惑,便用一句话解释:“父王放心不下你,所以让我可以使用这种克制你的力量。”



“哼......阴魂不散的阿拉德。”摩尔西斯这样说着,但还是不禁带着一抹阴冷的微笑。



又是黑色能量触手配合着法术球的攻击,触手蠕动着从不同的方向伸向陵卡,陵卡一看到这种东西心里便不禁发毛,赶紧挥动利刃将其以最快的速度清理干净。



“陵卡小姐,你小心!”爱兰菲尔大声提醒了一句,没想到仍有一条触手陵卡没有发现,触手立刻将其用力绑住,并通入了一种黑色的电流......



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正有人在饶有兴趣的窥视着这场战斗。



“海伊尔大人,他人的战斗也确实很精彩没错,但我们......”一位刺客打扮的人似乎想提醒旁边的人什么。而身旁戴着金色面具的红衣男人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奈道:“再等一下吧,我们现在不好出手。”



“唉......”刺客打扮的家伙只能先叹口气,并继续等待着海伊尔所指的时机。站在高处,透过窗户,爱兰菲尔仍在正面与摩尔西斯苦战,陵卡与之侧面配合,就是不知道科克去了哪里。



“嘿!小女王、陵卡!”科克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只见他此时并非一个人出现,而是搀扶着一位神情憔悴的老人,老人的另一边,还有一个身着铠甲的男人,三人一块配合着行走。



科克将萨尼佛格和盖兰德救了出来,就说明他们与摩尔西斯的战斗就可以提前结束了。但摩尔西斯哪是那么容易就会放过他们的,如果刚刚的一切法术较量主要是为了戏弄爱兰菲尔的话,那现在摩尔西斯才算准备使用一部分真正的实力。



“你们倒是也挺能带给我惊喜的......”摩尔西斯阴险的笑着,并开始施法“亡者之深渊!”



众人感到自己的脚下猛然一软,有种强大的力量在吸引着他们,如摩尔西斯说出的法术名字一般,地面果然形成了一口无底深渊,深渊伸出了多条触手捕捉着所有的猎物,并逐渐将其拖入口中。



本来这等招数一释放,摩尔西斯便可以喝着茶,欣赏着深渊巨口将猎物一点一点拖入胃里的场景......但爱兰菲尔终还是有一招,她将自己的圣光力量通过剑注入深渊,试图将其的黑暗能量抵消。



“还真是异常顽强呢,这倒是作为一位王应有的气质!”摩尔西斯嘴上带着些许夸赞,但动起手来是丝毫不会留情,他继续注入自己的力量滋养脚下的深渊,就这样,两人形成了一种僵持的状态。



而这窗外的窥视者,此时也开始按捺不住自己了,或许并没有料到他们这场战斗持续那么久,更何况现在还双方形成了无解的对峙......



海伊尔正了正自己脸上的面具,接着右手不知道在玩弄着什么法术,但似乎很快便对摩尔西斯与爱兰菲尔的战场带来了影响,爱兰菲尔感到自己脚下的吸引力开始减弱,她便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往前方猛斩一道光斩,击中摩尔西斯并打断了他的法术。



摩尔西斯一惊愕,他多少也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看着与所有同伴逃离这里的爱兰菲尔,摩尔西斯也并没有继续追逐。而是站在原地,冰冷邪魅的目光望向窗外,在等待着什么。



“海伊尔大人,请吩咐!”海伊尔身边的刺客打扮的人向海伊尔请示道。海伊尔回答:“计划有变,我现在有了更有趣的想法......”



——————————————



大约几分钟后,一道深红色的能量雾影在摩尔西斯的身后凭空冒出,摩尔西斯一惊,只是用余光察觉到了身后的血红色,但是他的魔法触手却是十分灵活敏感,在感觉到暗影能量时便会处于兴奋的状态,并开始剧烈的蠕动颤抖。



和自己面色冷静的主人相反,黑色透紫的触手们疯狂的在摩尔西斯法杖顶端跳着令人发毛的舞蹈,直到它们自己袭向了那红色雾气后的男人......而海伊尔只是在面具后方微微一笑,释放了一股如他的头发般猩红色的能量,将所有伸长并欲图袭击他的触手全部撕碎。



海伊尔不屑的将地面上触手较完整的尸体又用脚底碾碎,接着带着笑腔对摩尔西斯警告道:“作为饲养者,你平常还是最好管好你养的这堆怪物,否则我不敢保证它们会做出什么刺激的事情来,哼哼哼......”



“只是遵从生物的本性而已......您不会残忍到连它们的本能反应都要压制吧,尤其是遇到暗影属性强大的人。”摩尔西斯看似在为自己辩解,但声音却富有一种诱导的魔力。海伊尔则回答道:“理解理解......但有件事情别忘了,我记得我们的陛下不也是拥有十分强大的暗影能量嘛,您作为一位封王,难免会觐见陛下,那时候不再加以训管,我很不忍心想象会发生什么。”



然而海伊尔提到陛下后,不仅没有引起摩尔西斯的恐惧,反而让他露出了更为愉悦的神色,他转过身,看着不露脸的海伊尔,道:“不瞒你说,这些家伙属于我身体的一部分,他们携带着我身体内的机能和信息,可以替我做到并感受到一切!万一......或者是说早晚,我将陛下踩在了自己的脚下......那......呵呵呵......”



摩尔西斯想到这,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笑出了声,而海伊尔却很快领会了他的意思,不知为何,他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兴奋,也随之与摩尔西斯重合,也大笑着,不过他的笑声比起摩尔西斯,还保持着几分他自认为必要的矜持。



“所见略同?”摩尔西斯转过身,与海伊尔面对面道,然而下一秒,面具后的海伊尔便转喜为怒,单手凝结成一团红色法术球攻击摩尔西斯。



然而,这一发攻击对海伊尔来说并不是真正以伤害对方为目的,这种低级的程度摩尔西斯很容易便将其抵消,摩尔西斯的笑容也消失,有些明知故问道:“这又是为何?”



“这是个警告,封王殿下,以后请不要对我的东西有任何不切实际的臆想......”海伊尔又看着摩尔西斯法杖那冒出的触手,道“真的与你融为一体了吗?真够恶心的。”



“或许你我应该联手,到时候共同分享这片中洲大陆,放心,我虽然对女人不好,但是对交易朋友还是挺公道的。”摩尔西斯似乎一眼便透析了海伊尔真实的想法。而海伊尔此时还摆出正经的语气反驳道:“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这句话吗?我今天来此,其实是专门来讨伐你的。”



“哼哼哼......不必这样,在我面前......”摩尔西斯又发出他那招牌的笑声“不知道是该怪阿弗洛狄殿下太单纯还是陛下实在不识相?我可没觉得你是个忠臣良将的形象,没错吧,帝国英雄海伊尔大人?”



海伊尔没有回答,对他们这种人来说,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使用口头语言去交流,摩尔西斯猜测着金色面具后面海伊尔此时的眼神,微笑着。



“不过多亏了你的福,我们的合作计划可能要再迟一部了......是你把我妹妹他们放跑的吧。”摩尔西斯故作一副自悯的神色。而海伊尔拿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半边俊美无比的男性面容,道:“我的手下正好路过他们,至少能捡回来一个人头,就当补偿了。”



接下来又是沉默,两个邪魅的男人各站在房间的一边,在心里思索着下一步。



——————————————



由于两名重伤人员的拖累,爱兰菲尔一行人的行动效率大大下降,那一身黑衣的家伙很快便追上了他们的脚步,并在发动袭击之前估算着这五人的价值。



“就是你了......”刺客低沉的声音自言自语了一番,便放出一枚毒镖试探爱兰菲尔......而爱兰菲尔也早有准备,以剑格挡,接着又双脚急刹车,护在所有人前方。



“大家小心!”爱兰菲尔喊罢,但那刺客却又突然不见,四周都没有其身影。陵卡认为是行动速度过快的原因,便也想动身凭借自己的速度让他显形。



“不要慌张!”这次甚至连科克都平稳了下来,一改以前的吊儿郎当,又小声嘀咕道“好家伙......这个一招鲜......”



科克发觉了有些事情不对劲,为何这位来路不明的杀手会袭击爱兰菲尔等人?难道就仅仅是因为自己这个叛军干部的存在?



四周没有一点敌人的气息,每个人都将警惕性提到最高,直到神智还不怎么清晰的盖兰德无意中看到了刚刚被爱兰菲尔弹回的毒镖竟然凭空消失了......



本能的警觉和对女王的保护,让盖兰德在这一秒无比敏锐,察觉到了危险。盖兰德挺身而出,雄壮的后背将爱兰菲尔撞离了一米,还未等爱兰菲尔反应过来,盖兰德便皮肤渗血,倒在血泊中。



“啊?盖兰德将军!”爱兰菲尔第一个跑到了盖兰德身边,萨尼佛格也走近,但神色依旧严肃,而陵卡和科克这次就差不多像路人一般站在一边旁观。



盖兰德感到原本强壮的身体立刻没有力量,但还是用手臂撑着地面不让自己倒下,为的就是撑住这最后一口气,亲眼见证自己最后的付出女王是否满意。



然而盖兰德究竟是如何突然被致命?这完全无从说起,现在爱兰菲尔突然回想到自己曾经对盖兰德不满的态度,且还要将他撤职......一时间,爱兰菲尔品尝到了悔恨的滋味。



“对不起,将军。”爱兰菲尔用剑撑着地面,单膝跪向盖兰德,这是她作为君主理应向忠烈者的行礼。而盖兰德则带着微笑问道:“女王殿下,我的工作是否已经完成?我的责任......”



“放心,你的责任已经尽到......但是,你却享受不到之后的一切......”爱兰菲尔忍着泪水向他答复,她看了一眼身后站着的萨尼佛格,萨尼佛格依旧是那老持稳重的样子。



“果然是那个家伙,最为无形的杀人手段......‘刃蚀术’?”科克嘀咕的很小声,但陵卡的耳朵似乎更敏锐,她异样的目光看着科克,将刀刃暗地里推出一小段,道:“你在说什么?”



“哦,没有......注意周围,说不定敌人就在附近。”科克立马转移话题道,陵卡也觉得现在不方便知道太多,便替爱兰菲尔等人警戒着周围。



“哼!不过我也警告你这个家伙,既然想好好合作就别再搞什么事情!”陵卡秀丽的眼睛斜视着科克。



“你完成对阿拉德的责任了,盖兰德将军,你也完成了对于安里士帝国的责任......”萨尼佛格也蹲下身,并终于开口道“但是,你却尽不到你对你家庭的责任。”



萨尼佛格最后一句话无疑是最令人痛心的,盖兰德仍旧撑着自己的身体,一只手紧握住萨尼佛格的右手,嘱咐道:“答应我一件事情,大人,请不要去找我的妻儿,我不想让我的儿子也......”



话到这突然更住,盖兰德依然注意着自己作为一名军人的身份,有些话语他说不出口......最后,他向爱兰菲尔的手背一吻,为爱兰菲尔做最后的祈祷:“祝你武运昌隆,女王殿下。”



盖兰德断了气,但他们现在无法带着他的遗体,爱兰菲尔站起身仰起头,似乎这样夕阳能将她的泪水蒸发或者让她的泪水倒流。



——————————————



“是你,安迪副官!”干戈尔看到了眼前这位熟悉且陌生的蓝发少年,他的心情一时不知该如何形容“安迪,你......”



“让您受苦了,最高领袖大人!”安迪连忙扶住受伤的干戈尔,干戈尔这才把心一放,心里庆幸自己终于遇到了一个强大的手下助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net
第一百零六章 再次集合!
安里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