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传位大典前夕!


     楚长生不知道陈曲安这帮师弟师妹们是真悟了还是假悟了,但他可以确定自己基本上已经把他们忽悠瘸了。



《玄天入门道法第一册》的确是能在修炼期间慢慢同化修炼者已有的法力,但是这他么的是他准备最后拿出来稳固自己传功师兄地位的压舱石啊,这帮子新来的师弟师妹直接就看透了?透了?了?



这样看来这些师弟妹不愧是万里挑一的天才!



嗯,玄天宗牛皮



简单指导一下他们入门功法的通用知识点之后,楚长生没有多做停留,赶紧回了自己的洞府,加紧练气四层的研习进度。



当然离开的时候,又是一阵青莲白鹤的异象交向辉映,阵阵紫气氤氲。



以陈曲安为首的众师弟妹。



“大丈夫生当如是!”



“师兄好帅。”



“女子生当以妻之!”



……



与此同时,玄天宗内的千凌峰上。



“爹爹,孩儿恐怕再没有机会恢复家族往日荣光了,呜呜呜呜。”



一名看上去与楚长生差不多大小的青袍男子拜首在一名老者脚下。



“楚长生那厮着实有可取之处,也不知道玄天师弟哪里来的运气收到这种资质逆天的徒弟。”



说话的老者身穿黑色法袍,袍子上用灵金线绣着一副七星图,华美异常。



“爹爹,你别老是夸他啊,你总得为我想想办法吧。”



“还不都是你这废物自己不争气,我总不能直接去把楚长生给杀了吧?”



青袍男子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幽怨。



“您的资质还不如我呢,更何况您能不能杀得了也还未知……”



看着自己儿子脸上的表情,黑袍老者心里也明白,这不是自己儿子的问题。



若是没有楚长生,自己儿子必然是玄天宗这一代最为出色的苗子。



五行灵根分五行,普通人要不没有灵根,要不只有个灵苗。



若是能拥有一个完整的灵根,那就足以踏上修炼之路,欣赏另一方天地的风光。当然也只是另一方天地中的蝼蚁。



少数人有双灵根,这是天才的标志,也是玄天宗作为玄天大陆顶级修炼门阀的最低入门要求。黑袍老者便是以双灵根的资质修行,但最后冲击掌门之位败给了自己的师弟,师弟成为掌门并继承了“玄天真人”这个传奇的名号,自己则成为玄天宗的八名长老之一。



而老者的儿子则是少数人中的少数人,罕见的三灵根天赋!



三灵根的天赋,基本上已经保送金丹期了,根据玄天大陆已有的修行历史来看,三灵根的拥有者无一不是搅动风雨的恐怖存在,成就最低的三灵根拥有者也有金丹期修为,这还是因为这位老哥跨境直接对上了渡劫期的老怪,最终力战而亡。



我儿子最差也该是个合体境嘛!



“哎。”



老者轻叹一口气。



“自从门内废除掌门世袭制,改为竞选制以来,算上你我,我们家族已经有四代人不是掌门了,你是最有希望的一代,爹爹说什么也要想办法帮你拿下,南柯你别慌。”



“可是再过几天,楚长生就要继承玄天圣子的位置了!”



被叫做南柯的青袍男子大声道。



“呵呵,南柯你要知道,历史上没做过圣子的掌门可不止一位啊!”



……



玉明峰上,楚长生看着自己体内的灵根苗陷入了沉思。



大名鼎鼎的玄天传奇,居然只有灵根苗的天赋,这要是传出去……



不用传出去。



现在自己的名声已经走向另一个极端了,这辈子怕是走不出玄天宗的山门了。



“师兄在吗?师妹有急事相告。”



就在楚长生沉思的时候,自己的洞府外响起了娇亮的声音。



这位师妹叫做虞竹珏,楚长生对她的印象很深刻,至于原因嘛……



“师妹何事?”



楚长生缓步走出洞府,脸上表情和气一团,就是身边的异兽影像,洞府内的道钟大响显得有些突兀。



“首先说明,我对师兄没有任何奇怪的想法,也请师兄自重……”



“咳咳,说重点。”



眼见话题又要与那件无比尴尬的旧事挂钩,楚长生赶紧拿出师兄的架子。



虞师妹轻瞄一眼,发现楚长生这次十分正经,便赶紧正色道。



“我这里有一则消息,听说有人要在师兄的圣子继承大典上对师兄不利。”



楚长生默然。



虞师妹又接着说。



“我收到消息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告诉师兄了,现在我们两不相欠,扯平了。”



见楚长生没反应,虞竹珏转身就准备走。



“回来,我怎么知道你的消息是真是假?”



楚长生话音一冷,周身的异象顿时纷纷转变,紫电银雷,轰轰作响。



“额,反正我不会骗你,到时候估计会有有人在安排好的比试中下杀手,你注意那几个世家子就行了。”



楚长生刚才回洞府时顺道去藏书阁翻了一下历代圣子传位大典的程序。



被内定的圣子继承者会与同辈中杰出者交手,当然是说好了的走走样子。



毕竟是喜事,搞得血肉纷飞自然不太好看。



这就造成了这些年来,历代圣子的比试越来越走形式,以前好歹还装模做样的打几下,现在基本是连法宝都不带了。



几十年前,更有比较洒脱的圣子跟自己关系比较好的兄弟在台上聊天,说了半个多时辰。



后来当代掌门评价。



“道心纯甚,大有可期!”



划水的风气可见一斑。



人家划水,但是人家是实打实的筑基巅峰,半只脚踏进金丹的三灵根啊,后来更是顺理成章的成为掌门!



楚长生想到自己这个练气三层的灵根苗要去面对那几个正儿八经的筑基后期,心里顿时有些没底。



“师兄你好好准备,师妹我先走了。”



虞竹珏话音刚落,人影就飘出去近千米,显然是鹫尾峰上的神行术。



准备好?



准备什么?



我还需要准备什么?



被打飞出去的姿势还是和玄天真人的解释说辞?



楚长生看着自己身边的阵阵异象,身体里突然出现了一种奇妙的明悟。
第4章 传位大典前夕!
我真不想做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