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别采集我第一章仙师

凤临城南部的一间厅室中,一位白老者正端坐在太师椅上。老者身旁桌上,红黄白绿,摆满了各种精致美味的果品糕点。

看那老者面容,须眉皆白,无悲无喜,一派道骨仙风之姿。

虽然身旁的果品糕点皆为上品,可是老者看也不看上一眼,他见厅内无人,思索了一下,平伸出左手。只见他左手轻颤,一颗红色小火球蓦然出现,小火球足有鸡蛋一般大小,荧荧飘浮于掌心之上。

老者见此,似乎颇为满意。左手又一颤,小火球随之淡灭。

小火球刚刚熄灭,一阵脚步声渐近,只见一个中年人引领着一对父子进得门来。中年人衣饰华丽,姓何名景,正是此处主人。而那对父子虽然衣着精美,可是比起何景来,却要稍逊一筹。

中年人将父子二人引到老者面前,马上陪着笑脸道:“魏仙师,您要找的人我带来了,有什么事,您老和他们说吧。”

那父亲也陪着笑脸道:“仙师大人,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魏仙师他是认得的,昨日正是此间主人何景四十寿宴,他父子二人前来贺寿。贺寿之时,这位魏仙师也在此间,还施展了几个骇人的仙术,双方籍此相识,不过话也未说上几句,可谈不上什么深交。但是他却深知修仙之人的厉害,巴结还来不及呢,可不敢得罪。

魏仙师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孩子。这父亲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名叫孙和,外表看来,本分随和。孩子十岁左右,名叫孙玉,外表看来虽然长相普通,质朴听话,但目光中却不时流露出坚毅之色。在昨日宴会之上,众人只是互相介绍了一遍,他却能记住数十位宾客的名字身份,并且一一叫来,并无差错。这份资质,当属少见。

魏仙师郑重地看了孩子一会儿,忽然笑了笑,对父亲道:“孙兄,恭喜你了。”

孙和受宠若惊,马上道:“不敢当,不敢当,孙某怎敢与仙师平辈相称,却不知孙某何喜之有?”

魏仙师笑道:“昨日老夫遍观所有宾客,皆是凡夫俗子,只有一人例外,这还不值得道喜吗?”

何景马上对孙和拱手道:“恭喜孙员外,这真是你的造化啊,说不定那一天,我还要叫你一声孙仙师呢!”何景听说孙家出了个能修仙之人,对孙和的称呼都改变了,平时他可是称呼孙和为孙世侄的。今天,他连孙兄都不敢叫了,只好称呼孙和为孙员外了。

听了这话,孙和马上喜笑颜开,刚才不知魏仙师找他来有什么事,心中还有些担忧,现在却是一心欢喜。但他笑了两声后马上冷静下来,听了好消息,自然不能一味傻笑,否则就有些失态了。而孙玉当然也听懂了他们的对话,脸上同样满是喜色。

孙和冷静下来,略一思索,便恭敬的对魏仙师道:“敢问魏仙师,这能修仙的,不知是我,还是我这儿子呢?”孙和知道能修仙的人很少,一万个人里面,也未必有一个。孙和曾经想找一个仙师,看看自己是否能够修仙,但是却未有什么机缘。孙玉从前更是没有这种机缘,听了父亲的话,也平静了笑容,认真的等待着仙师的回答。

魏仙师抬手指了指孙玉,正容道:“此子身具灵根,正是可以修仙之人。老夫刚才又观测一次,并无差错。”

孙玉听了这话,尚未来得高兴,何景便夸道:“我看这孩子聪明伶俐,必定不是一般之人,却原来身具灵根啊。”

魏仙师却高深莫测的言道:“何员外之言差矣,身具灵根,与聪愚贤妄无关,乃是天地造化所赐。不过这孩子天姿聪敏,也许可以在修仙之路上走得远些罢了。”

何景见此,便做和事佬道:“既然此子身具灵根,孙员外何不让此子拜入魏仙师门下,这可是难得的机缘啊。”

孙和得何景提醒,马上醒悟,便恭敬地对魏仙师求道:“仙师大人,求您收下孙玉,让他跟您学习修仙之道吧!”要知道修仙者大都隐藏在灵气充裕的深山大川之中,普通人一生也未必有机缘见到修仙者一次。所以错过了这次拜师的机缘,纵有灵根,也可能碌碌终老。

魏仙师听到孙和所求,却笑而不答。

孙和见此情况,略一思量之后,马上给孙玉使了一个眼色。

孙玉立刻反应了过来,冲着端坐椅上的魏仙师跪地便拜,连磕了三个响头之后,口中叫道:“请魏仙师收我为徒。”

魏仙师见此,面露犹豫之色地道:“本来身具灵根之人,万中无一,可是又有多少身具灵根之人,碌碌终老,又有多少身具灵根之人,五十多岁才知道自己身具灵根,错过了修仙的时机!”

孙和、孙玉、何景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魏仙师是何意。

魏仙师见三人之态,却不慌不忙的笑叹道:“魏某就是三十多岁才被恩师现,以至于错过了修仙的最佳时机,所以才有如此感慨的!”

三人听了,却不好应对什么,孙玉依然跪在那里。

魏仙师又道:“不说这些了,按说现了身具灵根之人,对我来说也是件喜事,我年龄已大,修仙之路上再难寸进,收个徒弟,传授修仙之道,也不是不可,不过―”魏仙师说到这里,停止了话语,一副为难的样子。

孙和忙道:“仙师大人有什么事,尽管说,孙某能做到的,决对去办!”

何景也相劝道:“仙师大人,孙员外力不能及的,何景一定倾囊相助!”

魏仙师这才说道:“我乃一介散修,传授修仙之道倒也没有什么。不过我可以辟谷不食,也可以不眠不休,可是徒儿不行,我又自在惯了,不屑于做些吃喝拉撒的俗事。不好办啊!所以徒儿还是收不得的。”

跪在地上的孙玉说道:“仙师大人,我可以照顾自己的。”

魏仙师却微微摇头。

孙和则愣在了那里,刚刚的欢喜一扫而空,让他说服一位仙师,他可办不到,何况现在孙和方寸已乱。再者一想,仙师说得在情在理,总不能让一位老仙师照顾徒弟的吃喝拉撒吧!

何景却没有放弃,也许是旁观者清的原因,他似乎隐隐猜到了仙师的用意。便鼓起勇气说道:“魏仙师,我有一个办法!由孙员外出一份钱财,请仙师为孙玉物色一个合适的仆人,让仆人照顾孙玉的生活,这不就解决了吗。”

魏仙师听了,思索了一下,点头道:“这倒是一个办法。”

孙和见有了希望,马上说道:“仙师大人,我奉上黄金一百两,请仙师收我儿为徒吧!”话一出口,才觉得不妥,好像仙师索要黄金似的。其实孙和已经是倾尽所有了,他的家底也不过如此罢了,求魏仙师收徒之事,孙和心诚无比。若论到买一个仆人,黄金二十两足够了。

见魏仙师还在沉吟,何景又来帮衬道:“魏仙师,我也拿出黄金二百两,孙玉生活的事,不成问题了。”何景可不是傻瓜,他与魏仙师连泛泛之交都谈不上,尚且要极力巴结,可是如果参与培养一位未来的仙师,对他和他的子孙可是有着无穷的好处。

魏仙师笑道:“老夫不懂钱财的价值,三百两可够了?”

何景道:“足够了。”

魏仙师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让我问问孙玉。”

二人忙道:“仙师请问。”

魏仙师看着孙玉道:“孙玉,你可愿拜我为师?”

跪在那里的孙玉磕头道:“愿意。”

魏仙师又道:“修仙之路,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在修仙之路上大有成就之人,不但吃尽世人难以忍受的艰辛,也要抛弃凡人的苦乐,你愿意吗?”

孙玉回道:“愿意。”

魏仙师又道:“最后一个问题,你若做我徒弟,必须日夜不休的修炼修仙之道,不得有丝毫懈怠,你能做到吗?”

孙玉眼中露出坚毅之色,郑重的回答道:“我能做到。”

魏仙师满意地笑道:“好了,你可以做我的徒弟了。”

三日后,魏仙师与孙玉雇了一辆豪阔马车,早早的离开了凤临城。当然,魏仙师带上了何景与孙和准备的三百两黄金。魏仙师准备去拜访一位老友,然后便专心传授孙玉修仙之道。之所以要雇一辆马车上路,是要准备在路上便指导孙玉一些修仙的基本道理。孙和与何景明白,魏仙师既然收了孙玉为徒,自然舍不得浪费修行的时间。

掀开了车帘,孙玉最后看了一眼凤临城,便义无反顾的上路了。

虽然这一离开,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回来,但是孙玉并不担心。孙玉认为,等到修仙有成之时,想到那里去,还不是随心所欲的事情么,想回来看看,当然更不成问题了!
正文 !别采集我第一章仙师
孙火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