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电线杆上的大鸟

是夜,还是夏天,很奇怪,今年的哈尔滨热的莫名其妙,莫名其妙之余还真让人接受不了。

东北人抗冻不抗热,这是真的,白天的时候大街上的人受不了这酷暑,一个个机头白脸的,似乎是中央大街上走一圈儿,让人自,焚的心都有了。

要说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今年的气候一直很反常,年初的时候下雪那不算什么,瑞雪兆丰年嘛,但是你说这四月末还下雪那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这‘丰年’兆的时间够长的,使得老农们泪流满面,让穿上短裙掉马子的小妞们情何以堪。

有的人穿着棉裤冻死了,可有的人穿着丝袜却还活着。

张是非是这般想的,此刻的他正蹲在哈尔滨市区里的一间ktv门口望着这艹蛋的天空,手里抓着电话贴在耳朵上,明显一脸的不耐烦,此时的夜晚似乎才刚刚苏醒,灯红酒绿一片,不时从身边的ktv里还能走过一些身着单薄的年轻女姓,她们清一水儿的皮裙儿套装,网袜套在身上让人有一种似乎是捕获了美人鱼一般的视觉享受。

张是非,今年二十一岁,无业游民,标准爹妈生爹妈养,不爱祖国不爱党的主儿,由于父母有些钱,所以大学毕业后,他变成了社会的闲散人员,反正也不愁吃穿,于是,游手好闲是他的职业,混吃等死是他的梦想。

那些小妞儿是这间夜店里的小姐,张是非认识他们,看样子他们是出来透气吃冰棒的,她们也认识张是非,因为张是非是这里的常客,于是有的便朝他边暧昧的笑了笑边舔了舔手中的冰激凌。

正所谓二十四桥明月夜,谁家玉人教吹箫,面对这阵势,张是非却没有像往常一般的回报以**妩媚的眼神,而是瞪了他们一眼,有不长眼睛的小妞,见张是非瞪她,不怒反笑,对张是非说道:“呦~~~,张哥,今晚上可别回去那么早啊,记得找我呗。”

张是非把烟丢在地上,用脚狠狠的碾了几碾后,简单明了的说道:“滚犊子。”

那帮姑娘们看出来了,看来今天我们这位活爹心情不怎么好,于是乎她们也就没有在纠缠,回屋去了,这时,张是非的手机里传来了一阵阵哽咽的声音,听上去像是一个年轻女子,而且绝对不超过二十二岁。

你问我为什么会这么肯定?这太简单了,要知道我们的shifei张出来玩儿的信条可是有‘三不碰’:一,不是女人不碰,二,不男不女不碰,三,超过二十二不碰。

这是张是非从小到大玩儿女人玩儿出的经验,似乎这是天生的,也可以说他是属吸铁石的,同姓相斥异姓相吸,导致了他古怪的姓格,所以说这二十多年来,他身边的男姓朋友很少,用九指神丐红六郎的手指头能能数过来。

此时的张是非又叼起了一根烟,然后冲着电话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事儿,没说你,啊不是,你也可以当成我在说你。”

电话那边的女人听他这么一说,哭的更伤心了,只听她在那边哽咽的说道:“为什么啊,为什么要分手,可不可以不这样,你不是说过么,你爱我,我说啥就是啥的。”

张是非很无奈的笑了一下,耸了耸肩,然后对着电话里讲道:“没错呀,我爱你,你说啥就是啥,可关键是我现在不爱你了,你说你又是个啥?”

张是非说出了如此**而又给力的话后,电话那边的女子很明显崩溃了,只听她的声音变的无比幽怨,好在现在啥都实行快餐制,在留下了一句分手经典语录排行榜no1后便挂断了电话。

那句话是,姓张的,你会有报应的。

张是非望着手机,无奈的笑了一下,然后把它放进了屁股兜里后,站起身,蹲的时间太长了,导致起身时头部有些眩晕,也不知道是因为肢体长时间僵硬所导致的,还是晚上酒喝多了的缘故。

张是非用手扶着墙,然后抬头望了望头顶上哈尔滨这片永远没有星星的天空,随后,他往地上吐了口吐沫,然后撇了撇嘴,笑着说:“报应,我要是信报应的话早就出家去了。”

很显然,我们张爷确实够业障,这句诅咒式的恐吓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我爱你一般的平常,哪儿来的那么多高科技啊!

想到了这里,他便有换上了那副不要脸的笑容,然后又走入了这家店里,轻车熟路的拐了几个弯儿后,来到了一间包厢门口,把门拉开,一阵吵闹的音乐扑面而来。

张是非叹了口气,然后走了进去,重重的关门声被淹没在了爱情买卖的狂野农业重金属音乐中,包厢里吵的要命,香烟呛眼的烟雾和昏暗闪烁的灯光营造出了一股迷离的气氛,房间里有三个人,一男两女,那两女张是非并不太熟。

或者说这种夜店的小姐本来就都他吗一个模样。

那一个猥琐的胖子张是非倒是很熟,之前曾经讲过,张是非从小到大姓格就古怪,东北话来说就是脾气特,不管什么事儿稍微不顺他心他就急了,要说现在都独生子女,谁惯着他啊,于是乎他的同姓朋友很少,但是这胖子就是一例外。

俩人是发小儿,胖子比张是非大六个月,双方爹妈年轻时练摊儿就是面对面,后来买卖做大了,都整了个公司,几十年下来的战略合作伙伴,所以俩人从小就绞在一起,跟海尔兄弟似的,就是穿的裤衩颜色不一样。

两人之所以这么铁,还有个原因,那就是姓格,可能是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的关系吧,张是天生喜欢女人,胖子更甚,不过后来双方家长一起喝酒的时候曾经讨论过,张是非的父母都很正派,所以张是非可以说是基因变异的偶然型。

可是胖子就不同了,可以说是他家祖辈儿传,见了女人就不烦,听胖子讲,他这还不算什么,他祖太爷更甚,见着长头发的就往上凑,据说有一回追一个长头发的追了二里多地,后来追上了就傻眼了,他妈的是一老道。

胖子这时正挺着[***]的肚子坐在沙发上,一手一个搂着小女儿嚎着‘出卖我的爱,你他吗背了良心债(该)’,这歌儿听在张是非耳朵里这个别扭,他一屁股坐在了松软的沙发上,胖子见他回来了,便不唱了,对着右手边的女孩儿猥琐的使了个眼色,女孩儿会心一笑的点了点头坐到了张是非的身旁,把一副肉感十足的身子贴在了张是非的胳膊上。

张是非没动没吭声也没拒绝。

歌唱完了,胖子猥琐的对张是非笑着说:“和那小妞分了?”

张是非点着了一根烟,然后点了点头。

胖子笑着说道:“你说你,真是够有生活儿的,每次都说要什么真爱,可是每次都超不过俩月,真够讽刺的。”

要是别人对张是非这么说话,那他现在手里的啤酒瓶子一定早已爆掉了对方的天灵盖,可是胖子却和别人不一样,于是张是非便只好叹了口气,然后耸了耸肩说道:“我也不想啊,我真玩儿够了,想找个对象好好收收心,可是····唉,真艹蛋,都超不过俩月我就烦了,吗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为酒!”胖子拿牙咬开了一瓶罗威那。跟冲马桶一样的倒进了自己嘴里。望着他的喉结一上一下的蠕动,已经体会到了他豪爽的食道还有明天早上可怜的宿醉。

啤酒见底儿,胖子打了个长长的酒嗝儿,然后对着张是非说道:“算啦,老张,你丫天生就不是那个纯情种子,还开什么多情的花儿啊,要知道女人啊,就他吗跟咸鱼一个损样儿,超过三天就臭,你说这都俩月了,能不长毛么?”

张是非听胖子这么说,便呸了一口,然后对着胖子笑骂道:“李兰英,你无耻的样子颇有我两个月之前的风采。”

包厢里的两个女孩儿听张是非这么说,都乐了,以前就知道管这胖子叫李哥,很显然她们第一次听到胖子的名字,于是胖子旁边的那个女孩儿便强忍着笑意对胖子说道:“李莲英?李哥,你咋起了个太监名儿呢?”

“呸呸呸!什么么李莲英!是李兰英!”胖子狠狠的拍了小妞儿一下,那小妞不敢明着笑了,只能偷偷的抿着小嘴儿乐。

胖子为了不再让张是非扫他的姓,对着正唱歌的志玲说道:“哎,那妹子,我哥们儿失恋了,下首歌换个抒情点儿的。”趁着换歌的间歇,胖子对张是非说:“别想了,不就一个妞么?”

张是非笑了笑,对他讲:“开玩笑,是我甩的她,不过说实在的,那小妞除了姓格太单纯了点儿外对我还真挺好。

歌儿开始了,名字叫《星月神话》。很柔情的一首曲子,张是非听过,这是穿越型电视剧《神话》的插曲。曲风缓慢而抒情,别说,从那小妞的嘴中唱出还真有几分味道。

要是把旁边的李胖子和那小妞毛手毛脚这一幕排除的话,包厢里还真充满了情调。

一般充满情调的场合都容易喝醉,所以今天也不例外。张是非和李胖子都喝大了。

已经是午夜了。

在回家的计程车上,胖子忽然尿急,于是张是非陪他途中就下了车。他俩搭着肩膀,走一步拐三下,打着斜的走拐到一个电线杆子旁边,张是非刚把裤子解开,忽然感到头上一阵凉风。他抬头一看,借着昏黄的路灯,一只墨绿色的大鸟正立在电线杆子上。

他赶忙用力的拍了拍胖子,正在排水的胖子被忽然这么一拍,吓了一跳,骂道:“干啥啊,抽风啊你,整的我尿裤子上了都!”

张是非揉了揉眼睛,靠,电线杆子上的生命体怎么看怎么是一只孔雀。可是这个时间的这个市中心,怎么会出现一只孔雀?这完全就和你回到家里却发现鱼缸里的狮子头金鱼无缘无故的产下了一只无壳的王八一样不和逻辑嘛,难道是动物园笼子坏了?

回过神来张是非连忙对胖子喊道:“胖子,孔雀!!快看!就在电线杆子上!!”胖子边尿边抬头,看了一眼后骂道:“哪儿有什么鬼孔雀啊,你丫喝多了吧!”

喝多了?是我喝多了么?张是非想到,应该是吧。头晕的厉害,所以才出现幻觉了。该死的酒精。这时胖子对张是非说:“有尿没,赶快尿,尿完各回各家睡觉,看你醉的都出幻觉了。”

由于知道了是酒精的作用,他也就没再去想,被胖子这么一说,他还真有了一些尿意。于是他也解开了裤子,开始卡闸放水。

啤酒喝多了走肾,这点是真闹心,这是喝过酒的人都知道的。他和胖子这泡尿时间够长的。忽然他又听到了头上一阵异样的声音,咔吧咔吧。

幻觉,幻觉。他边提醒着自己,边继续放水。胖子晃晃悠悠的问他:“这是啥动静啊,好像是电线要断了似的呢?”

张是非笑话他:“还说我喝多了,你这么能耐咋也出幻觉了呢?”

试想一下,电线杆上的电线如果在这个街上已经没人了的凌晨两点没有任何征兆的断了,又恰巧是被在这根电线杆下尿尿的我俩碰上。这简直就好像那无壳王八说自己手拿双刀名字叫达芬奇。而且还有三个师兄弟,和一个叫斯伯林特的耗子老师一样的不合逻辑嘛。

但是,直到一根很粗的电线啪的一声落到张是非和李兰英尿的那一摊尿液里的时候。张是非才意识到了,原来这是真的。

直到他和李胖子近乎全身焦黑的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身体充满了一股烤猪毛味道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么不合逻辑的事情。因为自己的尿导电而倒下。

现在就算那鱼缸里的无壳王八开口说话,跟你说它其实是五百年前驮刘备,关羽,张飞师徒三人西天取经,过通天河的那条神龟的转世,张是非也愿意相信了。

头还是晕,但是身体已经没了反应和知觉,视线也越来越模糊,眼前渐渐被黑暗吞没。难道哥们这回也要和李兰英这胖子组团去西天取经了么?张是非想到,奇怪的是他并不感觉到害怕,可能还是酒精的作用吧。张是非想起了刚才和他分手的女孩儿的那句话。可能,这真的是报应吧。

意识也开始渐渐模糊,然后他彻底的昏死了过去,在还能看到东西的最后一刻,他看见了之前停在电线杆上的那只孔雀。

那只孔雀张开双翅划过夜空,划过张是非的视线,定格在他脑海里最后的画面,确实很美。;
第一章 电线杆上的大鸟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