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 惊天一抱

梓虚城九月的天空,明净而高远,令人心旷神怡。

天翔中学的红色塑胶跑道上,班旗招展人潮如织。

被围在当中的,是两队身穿白色短袖T恤、天蓝色运动裤的少男少女们,他们手握长绳,排成长龙,正严阵以待……

震天的喧嚣声和奔流的青春热血沸腾了这个凉意渐生的时节!

“……高二、一班与高二、二班杀出重围会师决赛,争夺今天最后的项目——拔河赛的冠亚军!谁才是今天的王者,让我们拭目以待!”

播音员激情的嗓音几近嘶哑,音响的分贝早就超过了城市噪音最高限值。

长龙西侧气贯长虹,“二班必胜,二班最强!二班必胜,二班最强!”

长龙东侧声浪排空,“一班必胜,一班称王!一班必胜,一班称王!”

西侧继续,“二班二班,全员亮剑!”

东侧不让分毫,“一班一班,霸气无限!”

周围围观的女生大都在高呼:“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

“学姐,夏鹏飞谁呀?”高一的漂亮新生隋佳苑问高三的女生何婷婷。

“西边那个班最帅的男生就是!”

“最前面的那个?”

“对啊。”

西侧长龙为首的男生夏鹏飞,十七岁,竟然将一身运动装穿出了限量版订制服饰的韵味,修长的身材却不瘦弱,精致的五官透着四分英气三分倔强。

他的一双眼眸放出犀利的光,仿佛要洞穿这个世界的一切玄机。

“就因他长得好看?”隋佳苑再问。

何婷婷白了隋佳苑一眼,“你学姐我是这么肤浅的人么?”

隋佳苑下意识点头,又笑着躲开何婷婷拍过来的爪子。

“预备——”体育老师王大龙和夏鹏飞一比,那就帅得不太明显了,但他的声音很有特点,中气十足,并带着刻意拉长的尾音。总觉得他随时会蹦出一个“思密达”。

王大龙表情凝重地站在长龙阵中部,眼睛盯着中线检查位置,确定认无误之后手握发令枪朝天一举,继而扣动扳机。

“嘭——”伴随着一声枪响,长龙阵两边开始同时发力。

长龙东侧在班主任年问天有节奏的指挥下很快就有了明显的优势,长绳中间的红绸慢慢地向东侧移动,不到五秒钟速度就开始加快——

“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夏鹏飞加油——夏鹏飞必胜——”

隋佳苑与周围的女生一道卖力地呼喊,没办法,看脸的时代就是这样。

可惜事与愿违,夏鹏飞所在班级没坚持一会儿就阵型崩溃快速倒向东侧方向。

为首的夏鹏飞在这飞速的溃败中绳子也没来得及松,根本无法稳住重心,失控的身体被带动着朝前快跑了几步,然后猛地栽向对面——

东侧为首的女生放开手中的绳索挺身而上,一把抱住了夏鹏飞并顺势揽在怀中,仿佛《乱世佳人》的海报!嗯…就是男女主位置反了……

此举顿时惊动了全场,无数的手机忙乎起来,快速按动快门,记录下这精彩的一瞬。

“哇!好燃!精彩!帅气得一匹!”

“这姿势绝了,堪称百年经典啊!”

“女生好帅气,我的小心脏快吼不住了!”

“冷静!淡定!”

………………

在天翔中学运动会上,一个女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姿势抱住了一个男生!这为天翔中学的八卦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女生是谁呀?身手这么灵活,关键力气也大,那个夏鹏飞看着可不轻。”隋佳苑问道。

“她是市运会未成年组的选手,却是全年龄段女子铅球、长跑记录保持者,名叫冷丝雨。”何婷婷不厌其烦,关键是她确实八卦。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类型?”

“四肢发达?她那细胳膊细腿也叫发达?”

冷丝雨,十七岁,齐耳短发,中等个儿,身材苗条,标准的瓜子脸透着那么一股浓郁的古典韵味,见之忘俗。

美则美矣,只可惜那一双大眼睛本该活泼灵动,却冷冽如彻骨寒潭,拒人于千里之外。

冷丝雨将夏鹏飞扶正,在围观人群的集体注目礼下,从容捋了捋头发,华丽转身离去,不留下只言片语。

“你不扶我,我也不会倒地的!”冷丝雨身后传来夏鹏飞的声音。

冷丝雨脚步稍停,回身目光扫向夏鹏飞,眼神冷酷又相当玩味。

“不过……咳咳……还是谢了。”夏鹏飞语气一转。

冷丝雨收回眸光,转身离开。

“……经过两天的激烈角逐,最终是高二、一班一路过关斩将,摘取了比赛的桂冠!……通过这次比赛,同学们赛出了水平,赛出了精神……”音箱里的声音越来越弱,此时已经没人去听他在白呼什么了。

冷丝雨先跑去主教学楼教室里将书包背上,再快步跑向天翔中学附属幼儿园。

年轻幼师赵红霞正领着一位小男孩和一位小女孩站在幼儿园门口。

小女孩名叫冷圆圆,马上五岁了,中班学生。

冷圆圆头扎两只朝天小辫,水灵灵的大眼睛透射出超越年龄的机灵,粉嘟嘟的小圆脸总让人产生想要去捏一捏的冲动。

身上是白色圆领衬衣配红底白条纹短裙,小短腿上套白色中长袜,脚穿一双平跟红色皮质小凉鞋。

身边的小男孩与冷圆圆同班,五岁,名叫夏虫虫。他皮肤白皙,米色体恤配浅蓝色牛仔分裤,脚上米色阿迪达斯跑鞋,配合着粉嫩的外表和灵动的眼睛,一瞧就是个小精灵鬼儿!

“姐,你今天好晚啊!”小女孩嘟着小嘴瞪着大眼表达着自己的强烈不满。

“赛事结束得晚了点儿,”冷丝雨一脸歉意地挽过小女孩的手,又看向小男孩,“虫虫,你等你哥,还是跟我们一块儿回家?”

冷圆圆撇撇嘴道:“当然是跟我们一块儿回家了,这还用问,就他这样的,看不住就被拐跑了!”

“行吧,”冷丝雨向夏虫虫伸手,“听圆圆的,走了。”

夏虫虫皱着鼻子不想伸手,“哥哥说不能随意碰女生的手。”

冷丝雨不由分说拽起夏虫虫的一只爪子就走,“小屁孩儿懂那些没用的东西干嘛?毛儿长齐了吗?”

夏虫虫如遭巨辱,顿时抵死不从,小脸憋得通红,“野蛮人,我自己走!”

冷圆圆嗤笑一声说道:“虫虫,别不识抬举啊,回头别人揍你时还想不想让我帮你了?”

这一句威胁相当管用,夏虫虫一下子就老实了。

冷丝雨一手拎了个小孩子,脚下跟装了风火轮似地走得飞快,两个小朋友同时叫唤:“慢点慢点——人家还是个宝宝!”

冷丝雨不耐烦了,果断弯下腰来,一手托了一个抱起来,在人行道上跑了起来,拉出了一阵旋风,也跑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那位姑娘行迹可疑,会不会是拐卖儿童的啊?”路人甲问路人乙。

“谁知道呢……要报警么?”路人乙回答。

“报什么警,是熟人!”答话的是健步如飞跟上去的夏鹏飞。

冷丝雨一阵风似的跑回卧龙路凤凰小区A栋门前——

“女生应该温柔点……”夏虫虫忍了好半天,终于鼓足勇气小心翼翼说出了心理话,说完先瞥一眼冷丝雨,再偷瞧一眼冷圆圆,见冷圆圆目光不善马上就扔锅,“是我哥说的!”

冷圆圆瞥了他一眼然后从小包包里拿门禁卡刷开了单元门,冷丝雨跨入门中,放下两孩子说道:“圆圆把你同学送到家再回来。”

“不用了,我带他上去就行,”先前自动合上的单元门又开了,夏鹏飞走了进来,锐眸扫向冷丝雨滴汗的额头和泛红的脸颊,漫不经心地开口,“冷丝雨,你这腿可真没白长啊………”
0001 惊天一抱
我家姐姐有点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