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交易中伏

中南省的十月,是个收获的季节,地里玉米高耸叶子已经开始发黄,硕大的玉米穗子耷拉着脑袋挂在已经失掉水份干蓖的秸秆上,预示着今年是一个丰收年。

云封市东南十公里农田里,刚过晚上八点,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在黑暗中四周高耸的秸秆就像一堵堵铁壁铜墙,不但挡住了人们的视线,还挡住了缕缕清凉的秋风,人身在其中异常闷热。

“太贵了………..便宜点……………..”

“不能便宜了……….刚出土………..”

在一块偏僻的玉米地里传来隐隐约约的谈话声。

萧煜站在旁边看着魏军和两个像老鼠一样的男人讨价还价,两个老鼠般的男人身后则放着个蛇皮袋子,萧煜双目紧盯着那个蛇皮袋子,则把紧握住密码箱子的手又紧了紧,这个箱子里可是装了七十万的现金,平时魏军都是和他店里的伙计一起出来的,不过马上中秋节了,两个伙计都放了假,而这批货的卖主催得紧,萧煜就被魏军拉了壮丁。

随着他们的讨价还价接近尾声,萧煜年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放松的神情,可能是明天就是中秋节的缘故,萧煜有些想家了。

萧煜今年25岁,出生在中北省燕赵市下辖一个小县城的普通单亲家庭,一米八的身高,皮肤略黑身形有些偏瘦,笑的时候给人一种憨厚和人畜无害的感觉。

大学时代的萧煜,也可以算是一个风云人物,只不过出了校门之后,找份工作,因为风头太盛而被几个同事孤立,还被他认为自己最好的同事兄弟陷害,他偷女同事内衣,偷偷放入萧煜的衣柜里,为此萧煜不但工作丢了,相交两个月的女朋友也吹了,诸事的不顺让他不得不反省自己,从此萧煜说话少了,而且在人前萧煜还带上了一个笑的时候给人一种憨厚人畜无害的笑容,为了这个笑容萧煜练了两个多月,把脸上的肌肉都笑僵了。

萧煜一夜之间仿佛变的成熟沉稳了,原来一到晚上就变成了夜猫子的萧煜,现在则更多时间看一些历史书,唐宋元明清的正史、野史、神话史都是萧煜爱看的,前几天才买的一套钟馗传,萧煜都想不吃饭而一直看。

2010年毕业于深海市一家著名医学院的萧煜,想再家乡找个工作并不是太难,但是萧煜刚考上大学那会他自己喜欢画画,而他外公是一个老中医,外公从小就教他医术,只是他的爱好不在医术这方面,又因为他非常孝顺不忍心看到外公失望,就把他外公教他的关于中医的一切都背了下来,背是背了下来,奈何因为不喜欢,所以也就没有任何医术方面的实践,好不容易挨到高中毕业,萧煜心想这次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做了吧!可是临近毕业近百岁的外公突然病重,临终前希望他继承自己的医术,无奈之下萧煜舍弃了中央美院选择了深海的一家著名的中医学院。

外公对萧煜进行医术的讲解时,萧煜发现外公对于急救也非常精通,使他从小就对外公的经历非常好奇,只是每次问外公的时候他都说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乡村的赤脚医生。

现代的中医大学,其实从本质上已经改变,说是中医大学但大多数的课程都是西医方面的,萧煜从小就接触中医,还对中医没什么兴趣,更别说洋鬼子的西医,所以在学校萧煜的成绩可想而知,永远是在前三名,倒数的。

大学期间虽然萧煜的成绩不怎么样,但是篮球打的非常不错,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控后,因此也结识几个不错的朋友,魏军就是其中之一。

2010年的大学生可不是像八、九十年代那会国家给全部分配,现在的大学生都是自谋出路,萧煜毕业后回到家乡后,在一所私人性质的医院做实习医生,而要进国家正规的医疗机构别说萧煜一个本科,就是一个博士,你没有关系也不行,在私人医院干了两个月,别说萧煜不喜欢,就是喜欢每个月1500元的工资,也使得萧煜看不到任何希望,所以萧煜辞别了母亲,就又回到深海。

回到深海后,萧煜找了份销售的工作,又谈了个女朋友,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可是因为风头太盛,被同事陷害,不但工作没了,女朋友也吹了,而后萧煜两个多月没有找到新的工作,最后还是萧煜家在深海的大学篮球队队长兼好兄弟魏军的帮忙,才在深海古玩城的医务室做了一个小医生。

萧煜所在的医务室,说是医务室其实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在小的小诊所,医务室位于整个古玩城最为偏僻的一个角落,有10平米大小,在深海古玩城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就是再偏僻的地方租金也要万元每月起步,这个医务室还是今年夏天的时候古玩城换了新的总经理,新的老总刚上任搞出来的一个形象工程。

魏军听说了,想到萧煜还没有工作,就把萧煜推荐给了古玩城新上任的老总,老总听说萧煜是深海中医学院毕业的非常高兴,古玩城的老总要的就是萧煜中医大毕业的身份,对外一说也算是引进高端人才,所以哪管你上学时的成绩怎样,再说现在的大学生只要有毕业证,出了校门,谁管你在学校时的成绩表现,就算学习再差毕业时给老师送点礼,档案里老师也会给个合格。

而且这样的医务室也不会看什么大病,也就是偶尔有个感冒发烧的在这里拿点药,病有点重的谁在这里看,早都跑到旁边医院去了,正因为如此萧煜在这里非常轻松,甚至还让萧煜兼着护士的工作。

魏军在古玩城有一家规模中等的古玩店,经常跑一些中南省,陕西省的农村收一些老旧东西,或在摸金校尉手上收一些‘刚刚出土’的东西。

说起古玩,现在太平盛世,收藏也成为平民玩的东西,若说以前古玩行当是九假一真,现在由于全民收藏热,央视追宝,和中南鉴宝之门节目的播出,在造成收藏热的同时,赝品造假业也变着花样更新换代,造成现在古玩行当里的百假一真都不止。

这次魏军接到一则消息,中南省有两个地鼠有一批刚出土的货要出售,但是临近中秋节,店里的伙计放假了,魏军也没其他值得信赖的人,因为卖家卖的非常着急,魏军怕错过,就拉着萧煜跟他跑这一趟。

萧煜心想,左右这里也没什么事,而且魏军帮过自己不少忙,现在有事找自己帮忙了,萧煜就请了几天假跟着魏军来到了中南省。

萧煜和魏军根据‘跑道儿’的指点来到了云封市郊区的一片玉米地,两个老鼠般的男人,从蛇皮袋子子拿出10余件物品放在地上,魏军拿出一个小型的强光手电,蹲在那里看了起来,跟随着手电的余光,萧煜也大致看清了这十余件物品的样貌,当然仅仅是看清,萧煜可不懂这些东西,萧煜不像魏军从小就跟随父亲学习这些东西,对于古玩,萧煜还是在古玩城上班后耳熏目染知道一些东西叫什么,但要看出真假那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魏军依次看完这十余件物品,有什么青铜鼎啦!青铜剑啦!等等。其中一个木盒引起了萧煜的注意,魏军打开木盒,里边放着一支粗大的毛笔、一本书和一把尺长的木剑,魏军扫了一眼便盖上盒子,心里已经把这几件物品当成两个地鼠掺杂在其中打算蒙人的赝品,心想,“哪有在地下埋了几百年的毛笔、书和木剑还跟新的一样,两个土鳖造假也不会。”

萧煜就不同了,萧煜虽然不懂古玩,但是他外公从三岁开始就教他练习毛笔字,二十余年下来,萧煜只看一眼就能分辨出毛笔的好坏,看到这支笔的瞬间萧煜就深深喜欢上了,这绝对是一个极品狼豪大笔。另外两样东西虽然萧煜看不出真假,但是凭着直觉他感觉其余两件物品也不简单。

看完东西,魏军开始了好两只地鼠的讨价还价。

随着讨价还价接近尾声,萧煜越发警惕起来,八月十四应该像玉盘一样的月亮,现在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悄悄的躲进了云层里,看着四周矗立的密不透风的玉米秸秆,萧煜心里总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双方停止了交谈,四周除了蟋蟀的叫声和风吹秸秆发出的“哗啦……..哗啦………”声外,再也没有一丝别的声音传出,诡异而寂静,地里矗立的秸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匍匐在那里,等待着美食。

“萧煜把箱子拿过来!”讨价还价结束后,魏军对着站在那里的萧煜压低声音说道。

魏军接过萧煜递过来的密码箱,打开箱子从里边拿出两包钱放进随身的手包里,把其余的递给两个地鼠说道:“除了木盒里的东西其余的我都要,一共五十万你点好。”

两个地鼠般的男人,其中一个身高在1.60米左右的接过了魏军递过来的箱子,把已经包好的钱扯开,从里边随便抽出了几张,另一个高点的地鼠则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小型验钞机仔细的看了起来,每包钱里他们都会检验几张,验完后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从身后的蛇皮袋子里拿出那个木盒,其余的都交给魏军。

“这个木盒你们怎么卖?”两个地鼠正在收拾东西,听到萧煜说话都抬起头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其实他们对这东西也怀疑,几百年的毛笔、书、木剑哪有这么新,但是他们这东西又确确实实从古墓里带出来的。所以他们就把这东西掺到了其余物品里,没想到多少人看了都不要,这次他们就想在试一次,谁知别人只看了一眼就不要这东西了。两人失望之余突然听到萧煜的问话,心想卖一点是一点把!有人要就行,总比砸在自己手里强。个子矮的地鼠看了一眼高个子地鼠,咬了咬牙说道:“一万块….你要是要一万块拿走!”

“行,我要了”萧煜想了一会说道。说完对着魏军道:“军哥,借我一万块钱,回去了还你。”

“萧煜这东西…………………”魏军刚要告诉萧煜这东西不真,就被萧煜一摆手打断说道:“我知道,我只是非常喜欢哪只笔!”

魏军看着萧煜一脸坚定,知道劝也没用,相处两年多,魏军非常了解自己这个兄弟。自己这个兄弟一旦决定了某件事,是决不会轻易妥协改变的。无奈的叹了口气拿出一摞钱递给萧煜道:“你自己考虑好!”

“嗯”

萧煜接过钱递给了小个子地鼠,又从地鼠手里拿过木盒。

两个地鼠般的男人接过萧煜递过来的钱,放进他们盛钱的箱子,两人对视了一眼,迅速的消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玉米地里。

“咕咕………..咕咕……….咕咕………….”

在两人消失的方向突然传来了几声布谷鸟的叫声,萧煜和魏军的四周的玉米地里突然传来了一阵物体划过玉米秸秆的声音。

“糟糕,难道中埋伏了?”

萧煜和魏军心中一惊,一丝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出了焦急的表情。两人分别拿起地上的东西,也向漆黑的玉米地里遁去。
第一章 交易中伏
妙手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