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联手

赵琦淡淡一笑:“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不赞同王兄接受上党郡是一回事,全力应对秦国大军则是另一回事。尽管我不认可平原君接受冯亭献城的主张,但眼下事已至此、木已成舟,再去多做无谓的纠结也没有任何益处。另外,平原君赵胜毕竟是我的叔父,正儿八经的赵国宗室,说到底他心中还是向着赵国的,所以我又怎么会与之为敌呢?”

她略微顿了顿,接着道:“相比之下,赵晶这个来历不明、身份可疑的家伙就完全不同了。他现在跟赵奢之子赵括搅到一起,整日心心念念的,就是想说服王兄临阵换将,把廉颇从前线调回,改由他们两个嫩雏儿去带兵打仗。这简直就是将国家大事当做儿戏,白白便宜了秦军,并且说不准,其背后还包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祸心!所以,我是不得不重视这位新进冒起的贵公子。”

赵亮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样啊,难怪你会把赵晶视作敌人。对了,平原君对换将这件事又是怎么看的呢?”

“叔父年少成名,行事往往难免自负狂傲,”赵琦叹道:“不过,在有些大事上他还是把得稳的。就比如说目前与秦军的战争,他和我一样,力挺廉老将军亲自挂帅,坚决反对临阵换将。只此一点,也足以让我跟他站到同一条阵线了。”

赵亮点点头,又好奇道:“你是大王的亲妹妹,平原君是大王的亲叔叔,同时还担任着相国一职,你们两位联手,难道也影响不了赵王吗?”

赵琦自嘲般的笑笑:“若是能有那么简单就好了。平原君年少成名尚且自负到不行,我那位兄长年少继位,更是狂到无以复加。他自诩天资聪颖,颇有知人之明,所以他相中的人才或想定的事情,八头牛都拉不回来。况且,赵晶这家伙确实很有手段,短短数月的时间就在邯郸崭露头角,不仅名动四方,还成功得到王兄的认可,想要扳倒他,其实也殊为不易呢。”

赵亮笑道:“敢情你是打算让我来对付这位才华横溢、名动四方的新贵啊?我说公主,你未免也太瞧得起我了吧?说到底,我也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平头百姓而已。”

赵琦嫣然一笑:“我盯着赵晶很久了。且不说你帮李义击败周纵,露了那漂亮的一手,光是赵晶和他的手下们处心积虑要收拾你的这件事,就不难判断你的能力水准。说实话,我留心赵晶的时间也不短了,至今都还没发现,他对别的什么人会如此上心呢。”

“唉,真是没地方说理去,”赵亮摇摇头:“那你打算如何对付赵晶,而我又担负什么样的任务?”

赵琦道:“现在还不忙说这些。你我今日便算谈定,接下来联手与赵晶一较高低,至于合作的细节嘛,明天你来我的府邸再慢慢细谈吧。”

赵亮心道:赵晶多半就是神侠的穿越者无疑,他不仅已经在赵国站稳了脚跟,而且还盯上了自己,往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眼下若是真的能抱住晋阳公主赵琦的大腿,那不管是护住小命,还是出手对付

穿越者,都大有益处。

于是他微微颔首:“那好吧,既然公主看得起,而赵晶又是我们共同的敌人,那么我愿意全力以赴,助你一臂之力!”

赵琦道:“你放心回李义那里,我已经安排了几个得力之人暗中保护,至少今晚你可以安心休息,不用担心赵晶他们下黑手。”

赵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接着抱拳施礼,向赵琦告辞。他走出赵琦所在的建筑,门外早有一辆马车静静恭候。赵亮也不客气,当即撩袍登车,原路返回李记皮庄。

等到了地方,赵亮才刚一下车,连跟送他回来的车夫打个招呼道声谢都还没来得及,李义便从店铺里面冲了出来,急吼吼道:“赵大哥,不好了,出事啦!”

赵亮闻言一愣,正欲询问缘由,只听李义身后有人喝道:“你就是赵亮吗?!”

随着话音,七八个官差模样的人气势汹汹的围了上来,将赵亮困在中央。紧接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从后面伸手拉开李义,两只眼睛死死的瞪着赵亮。

赵亮知道刚才就是这人问他的话,遂略感诧异的答道:“没错,我就是赵亮,请问你是哪位?”

那个人并没有搭理他,而是转身向后面喊道:“把苦主带过来,认一认,看看是不是这家伙!”

在两名官差的陪伴下,一名老妇人颤颤巍巍的走到近前,只扫了赵亮一眼,便咬牙切齿的喊道:“就是他!就是这个杀千刀的贼人!他昨晚闯进我家,玷污了我闺女,还杀死我的老头子!大人,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那位身材高大的官员冷哼一声:“老太太你放心,绝对跑不了这恶贼!来人,给本官把他绑了!”

赵亮听得一脸懵圈,见周围的官差们上来就要动粗,不禁下意识的抬起手来,只是略作挣扎,就立马轻轻松松的将闯到跟前的两个官差撂倒在地。那官员见状勃然大怒:“他娘的,居然还敢拒捕反抗!都给我上!”

其余的官差衙役得到命令,连忙纷纷抽出短棍和铁尺,咋咋呼呼就要围拢过来,李义突然大喝一声,张开双臂把赵亮护在身后,冲那官员喊道:“毛大人!你们不能仅凭她一面之词就胡乱拿人啊!”

“李义,这与你无关!”姓毛的官员怒喝一声:“难道本官怎么做事还需要你来教吗?倘若再敢多说半句废话,当心连你一同抓了!”

李义毫无畏惧,针锋相对道:“毛大人,你怎么当官做事我不管,但是没有证据,今天就不能把赵大哥抓走!”

“他娘的,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毛大人拧着眉头,冲着手下们恶狠狠的命令道:“既然这李义也是赵亮的同伙,那便给我一并擒拿!”

“是!”众官差齐声答应,挥动短棍就冲了上来。赵亮担心李义吃亏,一把将他扯到身后,接着抬腿一脚,正踢中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官差的面门。

那官差吃痛不已,一边飙着鼻血,一边惨叫着连连后退。没等毛大人和他的手下们反应过来,赵亮又再次出

手,转瞬间连消带打,将一众官差尽数逼退。

毛大人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没想到他带来的那些手下如此稀松,七八个人手持兵器,居然打不过赵亮一人。

“赵亮,你好大的胆子!当街拒捕、袭击官差,难道想造反吗?!”

赵亮见一时间没人再敢上前动粗,这才从容问道:“您是毛大人吧?不是我想要拒捕,而是我根本不晓得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你们一上来就气势汹汹的又打又抓,连说句话的机会都不给我,怎么能令人心服呢?”

毛大人把眼一瞪,怒道:“你难道是聋子吗?没听到那老太太刚才说,昨夜你杀害了她丈夫,奸污了她女儿?还有脸跟本官说不晓得自己犯了什么罪?”

我尼玛!这还讲不讲道理了?赵亮差点被对方气蒙,不禁摇头叹道:“我压根儿就不认识她!再说了,她讲什么你就信什么啊?你们抓人总得拿出证据来才行啊。”

毛大人冷笑道:“想要证据是吗?好,可以,你跟我到公堂之上,自会有证据给你看!”

赵亮迟疑了片刻,转头低声问李义道:“你认识这家伙?”

李义点点头,小声答道:“他叫毛不均,是司寇田坟手下的内史。邯郸一带的刑名律法之事,他的确有权过问。赵兄,我听说毛不均跟周纵私交甚好,想必……”

赵亮闻言顿时恍然大悟,旋即又不禁有些好奇,倘若真的是周纵在背后捣鬼,意图实施报复,那他为何不先收拾李记皮庄的老板,反而要冲自己这个打工仔下手?

对面的毛不均此时仍旧怒火中烧,忍不住喝道:“赵亮,你究竟降是不降?再敢顽抗,信不信本官立刻调守军过来,当场将你正法!”

赵亮深吸一口气,问道:“毛大人,就算你把我当成嫌犯抓捕,那也总该告诉我们,打算带我去何处过堂审问吧?”

毛不均冷哼道:“本官是司寇府的内史,拿你问案,当然是到司寇府大堂了。”

李义听出其中门道儿,立刻反问毛不均:“像这种案件,不是应该归邯郸郡守来管吗?小人虽然愚钝,却也知道些朝廷规矩,毛大人以及司寇府有权监督各郡县的刑案讼狱,但极少直接办案,除非是那些涉及到朝中重臣或王公贵族的大案要案,大王才会直接指定司寇府处理。”

面对李义的质问,毛不均显得胸有成竹,冷笑道:“看不出来啊,李义你懂得还真不少呢。不过,你还是嫩了些,根据大赵律令,本官代表司寇府,有执掌刑名之权,凡遇有百姓首告伸冤的,亦可直接受理,然后再通知辖地郡县长官进行会审。今早那个老夫人把状告到了本官面前,你说我能不立刻来抓贼吗?废话少说!赵亮,你究竟是跟本官乖乖回去受审呢,还是打算顽抗到底?”

赵亮瞅瞅一脸焦急的李义,又看了看周围越聚越多前来看热闹的百姓,朗声道:“那行吧,跟你走就跟你走,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过的事,谁也别想扣在我头上!”

第五百一十一章 联手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