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多管闲事的笨蛋

对赵亮来说,现在最敏感的词汇就是“永生”二字,所以他一听老头儿脱口而出这个词,立马惊愕道:“你找到永生的秘密了?!”

邹展略带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幽幽的说道:“以往旁人听了老夫这么讲,要么是绝不相信,要么是讥笑嘲讽,赵公子还是头一个急急忙忙打听结果的。而且我能感觉出来,你不仅仅是对五行学说很熟悉,而且对于老夫所说的永生之秘也不陌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赵亮愣了愣,旋即尴尬的挠挠头道:“邹老说笑了。我只是有幸拜读过邹子的著作,所以对于五行的概念非常推崇。至于说永生嘛,今天则是第一次听到,不禁大感好奇,还请邹老指教。”

邹展并没有答话,而是慢吞吞的捡起了地上的陶碗,将里面所剩无几的浆糊扒拉进嘴里,边嚼边念叨:“嗯,没了,饭都吃完了。”

说着,他晃晃悠悠的转过身去,再次返回到之前那个潮湿阴暗的墙角,坐在地上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赵亮顿时大感愕然,忍不住望向吕邦,吕邦则瞅了瞅那两个撂在地上的空碗,无奈道:“老爷子就这样,饭一吃光,立马便恢复到了梦游的状态。”

司寇府的监狱是一处阴暗的地牢,身处其中的人根本无法通过日月转换,来判断时间的流逝。有经验的犯人们,往往会以狱卒巡监的次数和发放饭食的节奏作为参考,大致估摸出一日之内的具体时辰。

吕邦虽然来这里的时间并不长,但他居然也无师自通的学会了这一招儿。邹老头儿放下饭碗、重新宕机之后没多久的功夫,吕邦便提醒赵亮,此时大概已经到了戌亥之交,倘若没什么事情的话,差不多可以早早睡了。

赵亮心里清楚,所谓戌亥之交,也就是晚上九点钟左右,对现代人来说,这个时间睡觉通常都算是比较早的,然而古代人没有什么丰富的夜生活,况且此处又是监牢,除了看老鼠打架之外,也的确无事可做,于是便点头答应,寻了处略微干净的地方,躺下来闭目养神。

不一会儿的功夫,吕邦那边便打起了呼噜,而邹老头儿喃喃自语的声音也越来越弱,显然同样即将进入梦乡。躺在里面墙根儿处的钟自文,更是早早便没了动静,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饿昏了。

唯有那两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此时仍旧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只不过,他们的声音也刻意压低了不少,好像生怕打扰大家休息似的。

赵亮心里装着事情,自然不敢轻易睡着。据他判断,今晚牢房中多半会有大事发生,而事头的来源,正是那两个还毫无睡意的家伙。

姓张的牢头在发饭时说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分明就是一个动手的暗号,而那两人听到之后的反应,也预示着赵亮的判断八九不离十。

照吕邦所说的那样,倘若这两个家伙真是拔刺儿的杀手,那么作为别人眼中刺的钟自文,或许也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将要大难临头,所以他才会一直害怕的躺在牢房最里面,不

住瑟瑟发抖。

我究竟该不该管眼前这桩闲事呢?

赵亮再次纠结起这个问题来。

照理说,他绝不应该介入到任务以外的古代事务中去,哪怕这些古人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人脑袋活活打出狗脑袋来,那也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打小便富有正义感的赵亮,也实在不忍见到恃强凌弱的惨剧在自己面前发生。

于是,思来想去的赵亮脑子一热,还是决定选择路见不平一声吼:你们想杀人也行,等老子出去之后再说!

拿定决心,赵亮霍得一下坐起身来,目光炯炯的看着对面那两个人。这个动作,顿时把那二位给吓了一跳,同时不由自主的望向赵亮,全神戒备。

赵亮暗暗的叹了口气,然后淡淡一笑:“这么晚了,二位还不睡啊?这是惦记着要算计谁吗?”

闻听此言,那两人不禁面面相觑,并且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年纪稍轻的那个人勃然大怒:“关你屁事?想找死吗?!”

赵亮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劝道:“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们二位又何必如此呢?他若真是有罪,朝廷律法自会裁决,但却容不得你们暗中行事。请回去告诉你们的幕后主使,只要我在此一天,就绝不会让你们得逞。”

两个人再次大惑不解的对视了一眼,年长的一个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赵亮淡淡一笑:“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今晚什么都干不成。”

“他妈的!这家伙是那贱人的鹰犬!”年轻的那个人脾气火爆,忍不住喝道:“大哥,咱们暴露了,先弄死他再说!”

年长的答应一声,猛地朝赵亮扑了过来,同时口中喊道:“你赶紧打开牢门,带钟大人先走,我来断后!”

哎?!

赵亮听得不禁一愣,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年长之人就已然将他扑倒,沙包大的拳头犹如雨点般砸在他的肋部,疼的他不住倒吸凉气。

隐约之间,赵亮看见那个一直横卧在地的钟自文腾的一下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好似兔子一般,滋溜一晃便窜到了监房门口,而年轻人则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钥匙,咔哒一声拧开了牢门上的大锁。

我尼玛?这是什么情况?

赵亮顿时陷入到了深深的懵圈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地牢的走廊上忽然传来纷杂的脚步声,同时有人在大喊:“犯人越狱啦!犯人越狱啦!”

听到这个动静,正在疯狂殴打赵亮的那个人,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起身就往外冲,而与此同时,跑在最前面的年轻人才刚刚置身走廊,便突然被一支飞箭射中。那支箭矢不偏不斜,正巧钉在了他的咽喉部位,令其当场气绝倒地。

跟在年轻人后面的钟自文见状大吃一惊,随即下意识的往后撤步,再次退回到了牢房之中。

“不行,小葛,我们中计啦!”钟自文急道:“这回咱们都出不去了!”

那个被称作“小葛

”的人,一把关上牢门,喝道:“抓人质做掩护!”

钟自文道:“这里全都是犯人,司寇府不会把他们当回事的,抓了也白抓啊。”

小葛转身对着赵亮就是一脚,接着反手扣住赵亮的喉咙,朝钟自文喊道:“钟大哥,这是赵琦派来的奸细,兴许能管点用,你去抓那个疯老头儿!他是邹衍的弟弟,身份还行!”

钟自文愣怔了一下,旋即行动起来,一边把正处在迷糊状态的邹展擒在手中,一边将之前那年轻人给他的匕首顶在了老头儿的脖子上。

转眼之间,牢房外面就涌进来大批官差,个个提刀持弓,隔着木栅栏对准了里边的人。

赵亮此时颇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斜着眼睛,瞥了瞥已经被吓醒的吕邦,心中暗道:兄弟,你猜的没错,他们的确是冲着钟自文来的。只不过,这两个人不是要杀他,而是要救他,我这他妈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纯粹是吃饱了撑的啊。

一位管事模样的牢头大喝道:“钟自文,你想干什么?!”

钟自文勒着邹展的脖子,先是跟疯老汉道了声对不住,然后朝外面说道:“钟某世受国恩,一心为了大赵,故而才上书我王,举告奸佞。没成想,反倒先遭了歹人诬陷,沦为阶下之囚。苍天无眼,钟某无奈,只能设法自救!”

牢头冷哼道:“姓钟的,你口口声声说的自救,难道就是劫牢越狱吗?我实话告诉你,这是痴心妄想!劝你赶紧把人质放开,乖乖束手就擒!不然的话,格杀勿论!”

小葛闻言怒道:“我们早已抱定必死之心,无所畏惧!我手里的这个家伙,是赵琦派进牢里的拔刺儿杀手,意图暗中加害钟大人,就算死,我也要拉他垫背!来吧,都上吧!”

牢头闻言一愣,上下打量了打量赵亮,略带犹豫道:“葛愚重,你莫要乱咬,他是不是杀手,司寇府自有公断!你快点给老子投降!否则我真要下令进攻啦!”

葛愚重的功夫很硬朗,他紧扣着赵亮的经脉,令赵亮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老老实实的做他的挡箭牌,而自己则完全躲在后面,不虞被箭矢所伤。他没理会牢头的威胁,对钟自文道:“钟大哥,我之前都打听清楚啦,那个疯老头是邹衍的亲弟弟邹展,他今天若是死在这里,齐国定然会派人前来兴师问罪,眼下赵国要跟秦国爆发大战,那是断然不敢得罪齐国的,所以你只需牢牢擒住邹展,他们绝不能把你怎么样!”

这番话,既是说给钟自文听得,同时也是在提醒外面的一众官差,果不其然,事涉赵国齐国邦交要务,包括牢头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禁一愣,谁也没敢轻举妄动。

这样一来,在司寇府的地牢之中,两边人马陷入到了短暂的对峙僵持阶段。钟自文和葛愚重冲不出去,官兵狱卒也不敢贸然进攻。

就在此时,走廊的另一边突然响起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你们还愣着干嘛?把这里所有人都杀死,然后将罪名都推到钟自文一个人头上不就得啦!”

第五百一十六章 多管闲事的笨蛋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