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公主与公子

李夫人对这位公主的事情很感兴趣,不禁问道:“晋阳公主都做了什么,居然能令你们这些大男人都如此佩服。”

姜掌柜不慌不忙的说道:“弟妹,你听我慢慢讲啊。咱们朝中原来有一位广阳君赵牧,你们都知道吧?哎,对,就是当今赵王的叔叔。这个广阳君仗着自己是三朝元老,又是王室宗亲,所以一向飞扬跋扈,甚至对大王都指手画脚的。”

李义叹道:“不遵王驾、不守臣道,恐怕离死就不远了。”

“是啊是啊,纯粹找死。”姜掌柜道:“不过,赵牧也着实凶恶的很,满朝文武没一个愿意去招惹他,而大王也对其颇为忌惮,敢怒不敢言。直到晋阳公主来了邯郸,听说这个不靠谱的叔叔成天欺负她王兄,顿时勃然大怒,想了个办法就把广阳君收拾了。”

赵亮大感好奇:“一个连文武百官都没办法的君侯,公主是怎么收拾的?”

姜掌柜神秘兮兮的说道:“我跟你说啊,我也是听王宫里的朋友私下讲的,整个过程邪门的很呐。有一天,晋阳公主趁赵牧来宫中饮宴,便找机会勾引这老头儿。广阳君那天也有点喝醉了,居然借着酒劲想占亲侄女的便宜。谁想到,他刚把裤子脱了,晋阳公主就突然大喊救命,高声指责赵牧要非礼她,然后……”

“然后怎么了?”李夫人紧张道。

姜掌柜道:“然后,公主的护卫们就冲进去了,其中一个还是先王特命负责保护公主的死士。那人二话不说,上来一剑捅死了广阳侯赵牧,随即当着闻讯跑来的赵王和大臣们的面,高呼一声‘先王,卑职尽忠啦’,直接自刎。”

李义听得目瞪口呆:“这,这都是那位晋阳公主布的局?”

“那还用说吗?”姜掌柜道:“在场所有的人,甭管是王宫大臣还是内侍婢女,心里全都清楚,这就是那位赵琦公主下的手,而广阳君府的人事后不仅没一个敢出来说话,反倒连写了三卷道歉的书简,请求大王和公主恕罪。”

他顿了顿,又道:“人家晋阳公主后来也说了,今后谁再敢欺负大王,赵牧就是下场!”

闻听此言,李义夫妻忍不住啧啧称奇,连说晋阳公主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赵亮则感觉赵琦身上也没什么明显的现代人特征,于是不再感兴趣:“老姜,还有一个呢,第三个又是怎样的?”

姜掌柜端起酒杯,跟赵亮李义碰了一下,喝完接着道:“这第三位啊,就更奇啦。他姓赵名晶,乃是目前邯郸城内风头最盛的公子,不过他的来历却非常……非常……该怎么说呢?就是好像没什么人知道他真正的来历。”

一听说这个赵晶来历不明,赵亮立马提起了浓厚的兴趣,连忙追问详情。

只听姜掌柜介绍道:“或许是我的消息不够灵通吧。反正生意场上的朋友们聊起此事来,都表示过,说很少听人提起这位赵晶公子的来历。只是隐隐约约有个传闻,他好像是赵国王族的一个远支,久居偏乡,近期才到邯郸来的。”

李义接茬儿道:“我也听客户谈起过赵晶,不过详细的情况却不甚了解。”

姜掌柜表情夸张道:“啊?赵晶最近多有名啊,你居然都没怎么关注?”

“嗨,瞧你说的,”李义埋怨道:“我之前不是一直被周纵搞得焦头烂额吗?哪有闲工夫打听这些小道消息啊。你也别卖关子了,赶紧给我们说说,那赵晶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姜掌柜得意一笑,继续卖弄道:“要说赵晶啊,他不仅生的高大挺拔,仪表堂堂,而且还文武双全,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尤其兵法战策这个方面,若说马服子赵括有什么对手的话,赵晶绝对算得上是一个。”

“他俩较量过?”李义不禁有些好奇。

“这我可就不清楚了,”姜掌柜摇摇头:“不过,听说赵括也对赵晶非常推崇,曾跟别人夸奖他是难得的人才呢。”

说着,老姜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道:“哦对了,一位常来我这里买皮子的军爷说,赵晶好像造出了一件什么极厉害的兵器,赵国军方的高层看了之后,都以天才来称呼赵晶了,赵括就是因为这个才佩服他的。”

赵亮心中一动,连忙问道:“兵器?什么兵器?”

姜掌柜闻言哈哈大笑:“那我哪能知晓啊?赵兄弟,你未免也太瞧得起老姜啦。民间传闻,秦国就为了一探这件神兵利器的虚实,已经搭进去好几拨密探了,你想我要是知道兵器的底细,还能有命活吗?哈哈哈……”

他的这个说法,立时让赵亮感到有些百爪挠心。身份来历不明,为人才华横溢,还能发明出天才般的神秘武器,这些特征,都像极了一个穿越者。难道自己运气这么好,一下子就摸到了神侠组织的踪迹?

揣着这个疑问,赵亮匆匆的夹了几口菜,然后推说自己有些倦了,跟李义夫妻和姜掌柜告了声罪,便一溜烟儿的躲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利用通讯设备联系反穿局指挥中心,报告了关于对赵晶的怀疑,并提出希望能让烧脑计算机重点关注和分析一下这个人的行为轨迹,看看他是不是穿越到此的现代人。

指挥中心同意了他的这个要求,表示会尽快实施数据分析,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他。同时,郑卢雅的通讯仍旧没能恢复,但是有迹象显示,小雅正在向赵亮所在的位置靠拢,也就是说,她可能很快就会抵达邯郸。

赵亮闻言精神一振,心中暗暗打算,明天就托李义派手下的伙计到各处城门日夜盯梢,留意小雅的踪迹。

转过天来,赵亮起床更衣,边吃早点,边寻思着究竟是去李义店里帮忙,还是到街面上转转,一来熟悉熟悉城内的地形,二来碰碰运气,看能否碰见小雅。

他正在琢磨的功夫,李义忽然从前院的店铺跑到后边来,大喜道:“赵大哥,来啦,来啦!”

赵亮放下手里的油饼,好奇道:“什么来了?”

“你谋求官职、平步青云的机会来啦!”李义脸上的表情极为夸张,显然是真的为赵亮感到高兴:“平原君的门客来访

,言明代表他家主人,专程请你过去见面。赵大哥,平原君啊!你听明白了吗,是平原君!”

赵亮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平原君赵胜?我与他素不相识,他为何要见我?”

李义替他着急道:“哎呀,还能为啥,当然是求贤啊!平原君乃四大公子之一,向来都有求贤若渴的好名声,凡是有本事的人,他都会奉若上宾,甚至向大王举荐,出将入相,为国效力。你帮助李记皮庄智斗周纵的事情,早已传遍可整个邯郸,平原君听闻之后,肯定对你动了心思,这才专门派人来请。”

他上前一把拉起赵亮:“快点啊,赵大哥,赶紧换上一套我的新衣服,再好好梳洗一番,人家还在前面等着呢!”

李夫人此时也闻讯赶到,帮着李义一起,七手八脚的给赵亮打扮起来。片刻功夫,赵亮从上到下都收拾的齐齐整整。

李义心中欢喜,前后左右打量了赵亮一番,接着便领着他来到前面的商铺。

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正喝茶静候,瞅见李义来了,缓缓站起身道:“这位就是赵亮先生吧?久仰久仰,在下平原君府门客邵泊文。”

赵亮还礼道:“原来是邵兄,我就是赵亮。不知您这是……”

“哦,泊文受我家主人所托,专程来请赵兄过府一叙,”邵泊文笑道:“不知尊驾可否赏脸啊?”

赵亮没急着答应,反而问道:“你家主人?是平原君吗?”

“正是。”

“我与君上素不相识,他为何要见我呢?”赵亮接着问道。

邵泊文不慌不忙的答道:“具体的原因嘛,请恕在下无可奉告了。主人一向爱交朋友,尤其是颇具才名之辈,皆为平原君府的座上客。想必赵兄大才,引起了主人的好奇,所以想与你结交一番吧。”

赵亮默默点了点头,实际上是暗中窥测邵泊文的心思。他见对方一切如常,并无异状,于是放下心来,爽快道:“那就有劳邵兄引路了。”

邵泊文微微一笑,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车子就在外面恭候,赵兄请。”

赵亮抬步出了店门,登上马车,跟李义打过招呼后,便在邵泊文的陪同下,径直去往了平原君赵胜的府邸。

功夫不大,马车驰入了一座宽大的宅院。进了正门之后,车辆又连续七拐八绕,好半天才停了下来。赵亮掀起车帘向外瞅了瞅,好奇道:“邵兄,这就是平原君府吗?”

邵泊文如实回答:“哦,不瞒赵兄说,这里是我家主人的一处别院,偶尔他会选择在这里会客。您知道的,主人交友广泛,有时在主府那边不太方便。”

说着,邵泊文率先下车,待扶着赵亮也下来后,抬手一指面前的建筑:“就是这里啦。”

赵亮看他并没有要一起进去的意思,不禁问道:“你不跟我去吗?”

邵泊文笑道:“在下只是负责接赵兄来此,并没有资格陪同主人会客,您请自便吧,我还要回主府那边做事呢。今后若是有缘,咱们再把酒畅谈。”

第五百零八章 公主与公子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