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见招拆招

等了好半天的功夫,平原君赵胜才犹豫着开口道:“你的意思是,钟自文一案,背后竟有秦国的实力在……搅动?”

赵亮故弄玄虚道:“我的确是有这个怀疑,而且事实恐怕也多半如此。”

他扫了一眼其他官员,继续道:“先姑且不说田大人和缪大人发现的种种疑点,单是钟自文身上发生的事情,就不能不引起大赵的警觉。”

田坟皱着眉头沉吟片刻,问道:“何出此言呢?”

“很简单!”赵亮朗声回答:“我若是奉某人之命,前去刺杀钟大人的杀手,又怎么会被葛愚重轻易看破?钟自文他们计划越狱逃亡,究竟是得到了谁的暗助?这件事情又是如何提前泄露,以至于让司寇府的狱卒有所防备?更重要的是,朝野上下皆怀疑晋阳公主与此案有关,但仔细想想,大赵朝廷若为这件事纷争四起,到最后谁会是最大的受益者?”

蔡江若有所思的喃喃道:“我们朝堂内斗,最高兴的当然是秦国人……”

平原君赵胜闻言一惊,下意识的看了看坐在两边的四位朝廷大员,沉声道:“如此蹊跷的案件,发生在长平会战的前夕,确实不同寻常。”

赵雄飞护主心切,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连忙道:“君上所言甚是!怕就怕咱们在这里费尽心思的搞内斗,反过头来却便宜了秦国!大战在即,不得不防啊。”

宦者令缪成欲言又止,可终究还是忍住没说话,同样眉头紧锁的沉思起来。

赵胜凝视赵亮片刻,问道:“你真的不是受人指使,故意入狱加害钟自文吗?”

赵亮拱手答道:“君上明鉴!我来邯郸不过区区数日,除了因为帮李记皮庄做生意,得罪了皮商周纵之外,跟其他人再无深交来往。谁会找我这样的人,冒着天大的风险,去牢里搞暗杀呢?若是真有,那也只能说明,指派我的人根本没想要钟大人的性命,因为我绝非那种可靠的杀手啊。”

“你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赵胜点了点头:“不过,既然此案极为离奇,又可能事涉敌国阴谋,故而朝廷也绝不能草率待之。诸位,本君的意思,暂时将赵亮收押,我等向大王奏报之后,再从秦国细作的方向上重新审视核查案件,或许能有什么不一样的发现。”

中尉蔡江率先表态:“君上英明,此乃老成谋国之举。”

赵雄飞也表示同意道:“郡守府愿听从君上调遣,务必揭破秦国阴谋!”

田坟想了想,点头道:“这个怀疑,确实可以作为查案的一个重要方向,本官对此没有异议。”

眼见其他人都表示支持,而案子又可能跟赵秦之战有关,缪成也只好说道:“就按君上的意思办吧。如果不是咱们内部的人暗害钟自文,那当然最好。”

-

雨后初晴,赵晶公子府。

蒋宏手里捧着茶杯,静静的看着坐在对面的赵晶,一时间没有再说什么。就在刚才,他将昨天司寇府大堂上所发生的事情,全都仔仔细细的给赵晶汇报了一遍,整个房间的气氛也随之逐渐变得压抑起来。



晶眉头紧锁,沉吟了片刻才开口问道:“赵亮真的是那么说的吗?”

“的确如此,”蒋宏放下杯子,沉声道:“正是因为他的这一番话,立刻扭转了整个案件的审理过程,五位参与会审的朝廷要员,居然口径一致的认为,有必要重新判定案件的侦办方向。而赵亮也借此逃过一劫,暂时又被押回了监房。”

赵晶凝视着跃动的烛火,自言自语道:“这样一来,赵琦等于也逃过了一劫。凭她晋阳公主的智慧,像‘秦国阴谋’这样天大的由头,又怎么肯轻易放过?”

蒋宏点点头:“公子说的没错。以赵琦的手段,她定然会顺水推舟,将所有问题全都丢到所谓的秦国奸细的头上,进而好让自己成功脱困。”

“高明啊,”赵晶忽然阴恻恻的笑道:“我的这位哥哥,还真不是酒囊饭袋。百口莫辩的困局,竟然让他找到了完美的突破口。看来,之前是我低估他啦。”

蒋宏劝慰道:“公子也不必因此烦闷。不管怎么说,赵琦在钟自文这件事上,已经彻底得罪了老相国那边的人,而赵亮仍旧身陷囹圄、宛若砧板上的鱼肉。反观咱们,稳稳当当的坐山观虎斗,安全无虞。”

赵晶摇摇头,脸上好似罩了一层含霜:“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局面。让晋阳公主缓过口气来,换将的事情就会徒增更多变数。尤其当她确信是咱们在幕后谋划了这一切,那么报复毕定接踵而来。”

蒋宏闻言沉思了一会儿,问道:“要不,咱们再给她添上一把火?”

“怎么个添法儿?”

“干脆直接把赵琦包装成勾结秦国的内贼,”蒋宏道:“至于理由嘛,就说她是为了对付朝中的政敌,因此打算借助秦国的力量,铲除异己。”

赵晶微微颔首:“这倒不失为一个好计策。只要赵王和大臣们相信这个说法,那么赵琦越是反对我和赵括替换廉颇,就越容易引起众人的怀疑,并且会反其道而行之。”

蒋宏笑道:“不过,我只是大概有这么个想法,还没认真考虑过该从什么地方入手才好。说起来,晋阳公主赵琦勾结秦国,这故事还不太容易设计呢。”

“那好办,”赵晶淡淡笑道:“我记得,邯郸城里不是还有两个秦国未来的大人物吗?”

蒋宏眼睛一亮:“您是说嬴异人和吕不韦?”

赵晶点点头,好整以暇的端起茶杯:“没错,就是他俩。尽管异人现在还只是秦国质子的身份,而吕不韦除了有钱,也没什么大名气,但据史料记载,他俩眼下已经开始在暗中联手了,并且吕不韦担心长平之战会对异人不利,所以随时准备掩护这位奇货可居的秦国公子逃离险境。”

蒋宏笑道:“那就好办多了。只要咱们略施手段,让赵琦跟他们搭上关系,这里面的内幕可足够劲爆啦。”

赵晶沉吟片刻,吩咐道:“这样,你去把石鹏举找来,我有任务分配给他,晋阳公主那边也要提前做些部署。”

“遵命!我马上办。”说着,蒋宏站起身来:“哦,对了,赵亮该怎么处置?还留着他吗?”

赵晶反问道:“你的意思呢?”

蒋宏不加思索的答道:“我看干脆做掉吧。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价值,留着徒增变数。如果他突然不明不白的死了,势必会引发赵国人对秦国反间之事进一步的联想,那样对我们接下来的计划将更加有利。”

赵晶略微想想,同意道:“那行吧,就按你的意思办,也算是为咱们的组织先讨回点公道。你去吩咐小夏,趁他还在地牢那边,择机处理掉赵亮。”

蒋宏一声领命,转身快步出了赵晶的府邸,乘车来到了位于司寇府斜对面的吉运酒楼。

他显然是这里的熟客,才一进门还未开口,机灵的店小二就连忙头前带路,直接将其领上了二楼。蒋宏施施然的走到一处靠窗的位置,一边跪坐下来,一边把红色的披风大氅担在了窗口。

片刻功夫,店小二就依着蒋宏以往的习惯,端上来两荤两素的四个下酒菜,外加一坛清冽辛辣的赵酒。这酒才斟好,楼下便又走上来一个人,远远看见这里,朗声笑道:“哎呦,居然是蒋大哥,好巧啊。”

蒋宏也讶然喜道:“夏头儿,你也来吃酒吗?有缘有缘,一起对酌几杯如何呀?”

“相请不如偶遇,那我可就不客气啦,哈哈哈。”姓夏的年轻人爽快一笑,几步走到蒋宏的对面坐了下来,喝道:“店家,再加一碟熏鱼,这顿记我账上!”

蒋宏摆摆手:“哎,这怎么能行?今天我请客!”

说着,他抄起桌上的酒坛,给对方斟满一碗,笑道:“夏尧兄弟,最近忙不忙啊?”

夏尧端起酒碗,轻轻品了一口,答道:“还是老样子,调过来这些时日,也没什么正经的大事,比起之前巡街查案可清闲多了。”

他瞅瞅没人注意自己这边,压低声音问道:“公子有什么新的指令吗?”

蒋宏也看了看四周,答道:“公子吩咐,让你想办法在牢里弄死赵亮。”

“这么快就要下手了?”夏尧微微一愣:“之前不是说暂时不动他吗?”

蒋宏瞟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有什么难处吗?”

夏尧为难的点了点头:“现在司寇府是田坟主持局面,这老头儿可不像毛不均那么好糊弄。而且因为钟自文的案子,田坟目前正着手调查,当初究竟是谁把赵亮安排在了出事的那个牢房。这么搞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查到我的头上。所以……”

“所以现在出手对付赵亮,风险太高?”蒋宏问道。

“不光是风险的问题,”夏尧道:“昨天赵亮过堂之后,田坟就对底下的人说,倘若这个案子真有秦国人在背后捣乱,那么赵亮的安全便存在一定程度的隐患。因此,他特别交代手下们,务必加强戒备,确保赵亮不出任何意外。”

蒋宏闻言不禁眉头轻皱,沉声道:“没想到这田老头儿居然如此警觉。目前赵亮被关在哪里,身边有什么安保措施?”

夏尧答道:“赵亮还在原来的那间牢房,里面只有吕邦和邹展二人。田坟说了,这个房间出过事,所以反而最安全。至于看守嘛,则是由司寇府和郡守府共同派人监管,想要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动手,实在是太难了。”

第五百二十章 见招拆招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