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谁是幕后主使

此言一出,赵胜和其他几个官员都不禁一愣,宦者令缪成连忙追问道:“田大人,这背后究竟是怎么回事,请您给我等仔细讲讲吧。”

田坟瞥了一眼站在堂下的赵亮,不慌不忙道:“方才君上也说了,聂家凶案不在本堂细究,所以我就不摊开讲了,只捡紧要的地方说一说,以供诸位大人参详。”

他略微顿了顿,继续道:“本官前日专门去了聂家一趟,经过现场勘查,以及对聂家人的走访,发现了两处疑点。首先就是对于凶犯的指认问题。案发当晚夜色昏暗,无论聂家小姐,还是她的母亲,其实都只是看到了凶犯大致的身形,却并没有瞧清楚对方的样貌,后来她们之所以指认赵亮,主要是因为当时那歹徒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自报了家门。”

赵胜奇道:“咦?竟然会有此事?”

“千真万确,”田坟点点头,接着道:“第二个问题,就是凶犯逃跑的方向。尽管聂家与李记皮庄的后院仅一墙之隔,可是凶手在杀害聂老汉之后,却并没有往李记皮庄逃窜,而是选择了其他方向。本官起初以为,凶手是有意这么做的,以便混淆视听,干扰官府查案,但是后来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发现,让我觉得情况可能并非如此。”

“哦?究竟是什么意外的发现?”蔡江也忍不住好奇道。

田坟淡淡回答:“那就是关于报案的问题。按理说,像这样的案件,百姓们通常都会去邯郸郡守府伸冤,因为那里毕竟是地方治所,里正等街面上管事的人,平日与郡守府来往更为频繁,各方面皆熟悉些。然而奇怪的是,聂家老妇人第二天去报案时,走到半路便叫人拦住,然后便被劝说着引到了我们司寇府来。”

“而更加巧合的是,当时本官正在病休,内史毛不均闻讯后立刻带人前往李记皮庄抓捕了赵亮。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审问疑犯,赵郡守便赶来此处,商议着要两府会审。”

赵雄飞闻言眉毛一挑:“田司寇,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您刚才不也说了,这种案子本就归我们郡守府管,依例进行两府会审,完全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啊。”

“赵郡守请先不要着急,本官刚才并没有说过,这样做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田坟仍旧不紧不慢的说道:“要说怪,就怪在了后面发生的事情。当时毛不均同意了赵郡守的要求,决定等本官回来再详细审案,但是,人犯赵亮却并没有被邯郸郡府提走关押,而是暂时关在了我们司寇府,好巧不巧,又正好与钟自文在同一个监房。”

“嘶,如此说来,确实很蹊跷啊。”中尉蔡江道:“首先赵亮作为聂家一案的凶犯,身份上存在疑点;其次,聂家的人报案时舍近求远,不找邯郸郡府,却找了司寇府;最后,赵亮还未正式过堂审讯,偏偏就被鬼使神差般的关进了钟自文所在的那间牢房。”

“恐怕不是什么鬼使神差的巧合呢。”宦者令缪成道:“我之前也做了些功课,有证据显示,三月初五那天,司寇府的地牢里尚有好几间空置

或人少的监舍,可是赵亮并没有被送进那些地方,而是直接塞进了已经有五个人的拥挤牢房。你们说说,这难道不可疑吗?”

平原君赵胜闻言脸色一沉,凝视着赵亮问道:“对于田大人和谬大人的话,你怎么解释?”

我尼玛?我能怎么解释?赵亮心道:从头到尾,老子就像一个被人牵来牵去的木偶,什么鸟事我也做不了主啊!

他沉吟片刻,道:“君上,两位大人所说的情况,不恰恰证明我是被冤枉的吗?聂家的人不是我杀的,和钟自文关在一起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就是一个无辜的小白啊。”

“到现在还敢嘴硬狡辩!”缪成怒道:“田大人和本官调查的结果,不是证明了你的清白,而是说明此事背后肯定有人在操纵谋划,而你,就是整个阴谋中最关键的一环——入狱杀人的凶徒!”

赵胜也沉声道:“赵亮,本君知道,你只不过是一个被人利用的可怜棋子而已,并非预谋杀害钟自文的主犯。所以,只要你肯老老实实的招供,说出幕后主使之人,本君可以考虑对你从轻发落。”

听他这么说,赵亮顿时感觉自己头大如斗。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叫他如何招供呢?

直到此时,赵亮都还没有完全弄明白,问题究竟出在了什么地方,或者说,到底是谁把他推进了这样一个巨坑。

是晋阳公主吗?不应该。赵琦没有动机这么害赵亮,即便有理由,也不用如此大费周章的布局。像他这样的小角色,随便派个死士过来就搞定了。

难道是毛不均?那就更不可能了。且不说那个蠢货有没有这样的智商和能力,单单是把这么多大人物裹进来,就不是他所能控制的局面,说不准到最后自己都会某明奇妙的挂了,更别提害别人。

赵亮默默的瞅了瞅居中高座、满脸愠色的赵胜,心中不禁暗想:从读心术探查的结果来看,这位平原君此时也同样感到左右为难。他既是赵琦的盟友,同时又无法接受这种派遣杀手暗害钟自文的行径,更担心真要是扯到晋阳公主身上,自己到时夹在中间两边作难。

所以说,赵胜也绝不可能是幕后主使。那么,在背地里使坏的究竟是谁呢?

赵亮的大脑不由得飞速旋转起来,他试图用最短的时间,理清楚面前这桩危机的大致脉络。

很显然,眼下的这个局,不仅仅是针对他赵亮,同时更是在针对晋阳公主赵琦。

钟自文原本罪不至死,即便算上越狱未遂,也不至于立刻就要掉脑袋。可是,他最终选择了自尽,并且在死前发出悲愤的控诉,一下子将赵琦直接推上了风口浪尖。

只要“残害忠良”的大帽子一扣,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中立官员加入到反对晋阳公主的阵营中去,而赵琦在朝中也基本等于凉凉了。

所以说,幕后黑手的真正目的,或许就在这一点上。

如此看来,晋阳公主赵琦如果因为这件事,其名声和地位受损或者干脆直接倒台,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谁就最

有可能策动了眼前的一切。

想到这里,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突然浮现在了赵亮的脑海之中——赵晶。

我靠,怎么把这个家伙给忘了?!

赵晶是我和赵琦共同的敌人,那么反过来说,我们两个也同样是赵晶首要的目标,眼前这个局面,有可能一下子同时放翻两个人,最高兴的恐怕就莫过于这家伙了呀。

在这之前,赵亮从来都没有真正留意过赵晶,主要是因为自己并不熟悉此人,也没听神侠组织的刘蛋壳、王铁锤他们专门提起过他,所以在这个陌生的时空领域之中,赵亮并未将赵晶视作重点防范的对象。

即便是从姜掌柜那里得知,这位新崛起的赵晶公子如何如何了不起,后来又收到晋阳公主的警告,说赵晶已经将他列为动手的目标,赵亮仍旧没有太放在心上。

本来嘛,自己现在是反穿越调查局的副局长,作为一位身经百战的穿越老特工,栽在他手里的穿越者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什么样大场面没见过?包括神侠组织的头号行动负责人上官雪明也免不了饮恨收场,区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赵晶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现在认真想来,赵亮不禁感觉到,自己这次真的有点托大了。

倘若一切如他所猜测的那样,这全都是赵晶做的局,那么此人的可怕程度,可就远比上官雪明要高得多了。

“赵亮,君上在问你话呢!发什么呆?!”蔡江见赵亮一直没有吭声,忍不住呵斥道。

赵亮回过神来,略微思索了一下,连忙答道:“君上,诸位大人,不是我不愿意老实认罪,而是这其中真的还另有许多隐情。冤枉我一个普通倒老百姓没什么,但此刻赵国与秦国的大战迫在眉睫,但凡一着不慎,就有可能中了秦国的诡计啊。”

此言一出,顿时引得在场众人都不禁愣怔起来,大家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可以说,赵亮这奇峰突出的一招儿,算得上是摸透了赵国人的心思。

现如今,赵国天大的事情,也绝对没有一件能跟长平大战相提并论的。

尽管赵军陈兵四十万,拉足架势要跟秦军死磕到底,可是上至赵王,下到百姓,一个个嘴巴上强硬无比,心里却好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秦军“虎狼之师”的名头,那可不是随便叫着玩儿的,单单是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挨着秦国的几个诸侯国,哪一个不是被揍得鼻青脸肿、哭爹喊娘?就算大家联起手来,搞什么合纵抗秦,也还是照样被西北那帮畜生按在地上摩擦。

除了武力值爆棚,貌似憨厚的秦国人还他妈特别喜欢玩反间计那些损招儿。打十次仗,九次都少不了非给你整出个远交近攻、分化离间的计策,弄得山东六国是防不胜防、苦不堪言。

于是乎,眼下但凡跟秦国扯上关系、跟长平那边的大战扯上关系,就会自然而然的触动赵国君臣心中最为敏感的那根神经,令所有人都不得不紧张起来,百倍重视。

第五百一十九章 谁是幕后主使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