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节

一九九七年,我从部队退伍回家。一回到我的家乡永顺便听说了一件怪事。

说是有一家人祖上是狐仙。还有证据,就是那家人的老坟里埋着一只通体洁白,体型巨大的狐狸。

我刚听到这个事情时觉得有些好笑,就算人家的祖坟里埋了一只狐狸,别人又是怎么知道的?除非是有人去挖了那户人家的祖坟,还要开了棺才能知道那棺材里装的到底是人是狐。即便是碰上铺路修桥什么的要迁祖坟,去移棺的人看到坟里有只死狐狸也不能就说就是狐仙什么的,狐狸都是会打洞的,凑巧在在坟边打了个洞钻进去再死在里面了也很正常。这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说这狐狸是狐仙还是那家人的祖上呢?

一开始我是全当听故事,谁知三天不到,这事居然越传越厉害,到了后来竟是有名有姓,说是那狐狸得道成仙为报救命之恩化作人形给自己的恩公留下一子,后来遭了天遣而死。而且还有人誓赌咒说现在那埋着狐仙的棺材还摆在那户人家门前的坪子里,不信的可以到那里去看!

听得别人传成这样,我也不由的留上了心,问了一下是哪里的人家,就这一问,让我这本来不怎么信的人对这事一下子信了八分。

那户人家虽然不是永顺城里人,但也离城不远,坐车一个多钟就到了。我读初中时,那户人家的孩子还刚好是我的一个同学。当然仅凭是我的同学这点还不足以证明什么,关键是我的这个同学姓胡。有人要说这姓胡也不过是“胡”“狐”同音,也不算什么证据。但是再往我那同学上辈说,就有些奇怪了。

我那同学叫胡志强。他的爸爸也姓胡,叫胡忘孤,但是他的爷爷不姓胡,而是姓曾,全名曾仁武。我那时一开始知道他们祖孙三人不同姓时,也问过胡志强。胡志强说他爸爸是从母姓,为了纪念他过早离世的奶奶。那时听着是从母姓觉得很正常。但是现在想想,再加上这传得神乎其神的狐仙一说来想,似乎还真是有些不为人知的隐密。

胡志强当时在我们城里读初中,是满老实安份的一个人。后来在一次放假回家的时候,在车站遇到几个流子想打劫他还是怎么的,把他一时逼的急了,从旁边店里操了把菜刀出来,就砍了那流子几刀,他只记得反正那流子的衣服是给他砍破了,伤没伤到人就不知道。那几个流子给他的一时狠劲给吓跑了,他自己也是吓得不轻,匆匆坐车回了家却是不敢再来城里了,书也不读了,怕给那几个流子报复。他当时在学校里又是一个满勤奋努力的学生,成绩也不差,深受老师喜爱。学校见他不来读书了,很是惋惜,派了班主任和一个学生代表去他家劝说,而我刚好就是那个学生代表。虽然去了他家,终究是没能把他给劝来,一是因为怕报复,二是他家也确实困难,读了今年不知道明年的学费那里找去,加上这次遇上流子受了惊吓,他家里人也怕他在城里万一出个什么事,干脆就这样不读了算了。

也就是这个机会让我对他的家庭情况有了一些了解。现在听见这满城风言风语的传他们家狐仙的事,想起以前的事情,加上我自己心里对这事也有一些好奇,终于下了一个决定,要亲自去他们家看看。

胡志强的家离永顺有二十多公里,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山村。全部的住户加起来也不过二三十户,而且还都是散居。一户人家跟另一户人家都还离了满远。

象这样的小地方一般如果生了什么事,全部的住户都会知道,然后再碰上赶集什么的情形,消息散播的就特别快。加上农村人又显得特别迷信,于是就有很多人乐意去传播这狐仙一类的消息。

在去胡志强家的路上,我也一直在心中猜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要说狐狸得道成仙这类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信的,接受了现代教育的人都知道那绝对没可能。这传言里我信的东西也只是胡志强他家老坟里埋了只狐狸,以前可能没人知道,现在不知怎么的那埋了狐狸的棺材给人挖出来,而且很多人看到了。才有人去编了一个狐仙报恩的故事去四处传播。我好奇的则是好奇胡志强的祖辈为什么要在坟里埋上这只狐狸。这么做肯定有不为人知的一段隐情,但是到底是怎么样的一段隐情却是无法靠我自己想象出来的。

我想了很多东西,最后觉得最有可能的一种情形应该是衣冠冢。中国人都讲究入土为安,埋进土里还要修坟立碑给自己后代留下一个缅怀追悼的地方。但是由于一些特殊状况,有的人死了找不着尸没法下葬,但是又有人想要为死者修坟立碑,于是就有人想出了用死者生前随身或喜爱之物代替死者尸入棺下葬的办法。这便是衣冠冢了。

只不过一般的衣冠冢大多是用死者生前所用的衣冠物品来代替下葬,用狐狸代替某人下葬的是从未听说过。况且照古人的思想来看,就算这狐狸在怎么样,也终究只是个四脚畜牲,无论如何也不能代替某个人。这样想起来又是自相矛盾。

想来想去没有个定论,在这胡思乱想里却到了胡志强所住的小山村里。

这里我只在初中时来过一次,事隔多年,只留下了一点模糊的印象。好在记忆里清楚的记得胡志强家的门外坪子里有棵高大的柚子树,在这稀稀落落的村子里倒也好找。

走到近前,我更加肯定没有走错地方,因为传言里的那口埋了狐狸的棺材就正放在那柚子树下的一个棚子里。

那个棚子一看就是临时搭起来的,搭棚子的竹杆都还是碧绿的颜色,明显是刚砍下来不久。

棺材就在放在棚子里的两个长条板凳上,上面随便盖了张破旧的竹席。因为有风吹的缘故,竹席已经有些偏了,我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口黑漆棺材的一角。

棺材看起来很是破旧,有些变形的样子,上面沾了不少的污泥,应该是刚从泥巴里面挖出来的。

这棺材里面,应该就装着传言里的那只狐仙吧。我这么想着。一阵风吹过,那棺材上面偏着的竹席随风扬了一扬,我猛然现,那口破旧的棺材外面,居然还绑了一道拇指粗细的棕绳。
正文 第一节
湘西鬼话